哭了没

哭了没?
你滚!

给宝宝们买了新的小吊床,宝宝们表示很满意,要睡在一起!

【叶乐】无辜直男孙哲平

“是吗,真想现在就把你的手捏烂啊!”叶修笑道。

“你试试。”孙哲平说着,手上加了几分力道。

——《全职高手》第1182章




老叶好飒一男的!(大孙:然而我的手又做错了什么呢……)


——————




张佳乐说自己和孙哲平没有一腿,群众都是不相信的。


他们真的是纯洁的革命友谊,没有粉丝脑补的缠绵悱恻的绝美爱情故事,更没有霸道总裁爱上我的狗血小言桥段。毕竟孙哲平是个堪比电线杆的宁折不弯钢铁直男,和娇小可爱的女朋友稳定交往中,张佳乐有幸见过那个女孩几次,每次都恨不得钻地缝里去,不敢直视她的眼睛。还是孙哲平过来拍了拍他肩膀,充满硬汉直男气质的安慰他:“你别太有负罪感,她知道我对你不感兴趣。”


真是想想就羞耻啊……


但其实大家的脑补也对了一半,那就是他确实是个gay,还是gay得十分彻底的那种,只不过他是个有节操的gay,干不出强行掰弯直男的事,所以即使跟孙哲平朝夕相处那么多年,也维持着友好的革命情谊,从不越界。


再说了,他的身边也不是没有跟他性取向相同的人。


比如叶修。


发现叶修的性向完全是个偶然,他和叶修插科打诨互相斗嘴多年,“擦※qiang※走※火”的事件也难以避免,比如他被叶修的垃圾话激得朝他身上扑,可惜角度没找准,气势汹汹的找茬演变成一个猝不及防的熊抱,他俩的下※shen紧贴在一起,张佳乐刚手忙脚乱的想拉远距离,就觉得一根硬※硬的东西抵住了他的大腿。


张佳乐茫然:“我靠!你怎么硬※了?!”


叶修无辜:“你弄的。”


张佳乐惊恐:“你这都能※硬?是不是肖想我已久啊!”


叶修呵呵一笑:“是啊。”


张佳乐被噎住,无语了半晌,大着胆子状似调戏良家妇男的问他:“老叶,那你是0是1啊?”


叶修居然笑着反问他:“你觉得呢?”


张佳乐懵了:“这我怎么觉得啊!你不是逗我的吧?我看你不是个直男就是个性※冷淡……”


叶修又笑了,猝不及防的凑近张佳乐的耳畔。


与平时懒散随意声调全然不同的沙哑有质感声音在耳边响起:“我想干※你。”


张佳乐从来都不是随便的人,然而那一刻却大脑一片空白,什么都无法思考,于是随便起来不是人,干脆眼一闭心一横,大义凛然道:“那就干吧!”


于是真的干了。


莫名其妙来了一发,张佳乐揉着酸痛的腰瘫在床上思考人生:这到底算走心还是走肾?自己到底要不要对老叶负责?他们到底算什么关系?自己是不是被渣男渣了?


他想得头疼欲裂也没想出个所以然来,拔 屌 无情的渣男叶修同志大发慈悲帮他清理过身体,但是早已走的干干净净,挥一挥衣袖不带走一片云彩。


要不是他腰还酸着后面还不舒服着,准得以为自己做了个cbun※梦,chun※梦对象还不按套路出牌……


好在张佳乐同志天生乐天派,就算疑似被始乱终弃了,也依旧整天没心没肺的同叶修嬉笑打闹。


好日子过了没几天,孙哲平就被确诊出手伤,他的决定是直接退役,张佳乐作为他最好的搭档,自然知道他的脾气,劝慰的话都是无用,于是也只能忍着鼻酸点点头,然后一个人回到宿舍闷在被子里独自忧郁。


闷了好一会儿,几乎要透不过气,还好被一阵手机消息提示声唤回神来。


划开屏幕一看,居然是叶修得到消息破天荒跑来关心他。


张佳乐点开抖动着的那个歪歪扭扭笑字头像,对话框里只有寥寥数语:


一叶之秋:哭了没?


百花缭乱:哭你妹啊!


张佳乐没好气回,虽然他的确忧郁得眼睛发酸,但被叶修这么一嘲讽,什么流泪的欲望都咽进了肚子里,专心致志的回怼叶修。


百花缭乱:你又要干啥?我告诉你,别得意啊!就算大孙走了,我一个人也能把你打得满地找牙!


一叶之秋:别那么激动,想哭就哭吧,反正我看不见。


他几乎能想象出屏幕那头的人一贯的淡然平静语气。


于是再也忍不住,一个人在蝉鸣的初夏,在那时还狭小凌乱的双人宿舍,放声大哭了一场。


叶修像是能透过屏幕偷窥他的一举一动似的,居然掐准时间等他哭完了才又发消息来:


一叶之秋:老孙走了,以后很寂寞吧。


百花缭乱:是啊,大孙这个抛妻弃子的负心汉,剩我一个人,多空虚寂寞冷啊!【橘猫委屈.jpg】


他刚刚哭完一场,心情总算没那么郁闷,这时候还有闲心开起了玩笑。


对面顿了许久,才终于有了回复。


一叶之秋:你跟老孙真有一腿?


张佳乐看着这似真似假的发问,忍不住乐出声,捧着手机笑倒在床上,内心自我检讨:大孙,是我对不起你一个大好直男。


然后继续噼里啪啦打字造谣。


百花缭乱:是啊,你嫉妒啊?还是怕我俩的事情暴露?你不用担心,我和大孙在一起是那次之后的事了!我没有渣大孙!


对面又沉寂许久,才憋出三个字。


一叶之秋:那就好。


张佳乐快笑出眼泪了,他一点也不觉得叶修这么聪明的人会信这么没有可信度的谎言,却还是忍不住被自己的恶作剧逗乐了。


然后又随意闲扯了几句,不过叶修像是兴致不高,张佳乐没怎么在意。


再后来,时光飞逝,张佳乐和叶修意料之中的搞在了一块儿,而等张佳乐再见到老搭档孙哲平的时候,也已过去了4个年头。


他俩在选手通道里进行了一番老搭档间的亲切友好会晤。


张佳乐说:“大孙你回来了怎么先跟老叶混到一块了?你们哪里碰上的啊?”


孙哲平没说话。


张佳乐又问:“听说你跟老叶打挑战赛了,他是不是压榨你了?你怎么没把他揍死啊哈哈哈哈!”


孙哲平还是没说话。


张佳乐心下咯噔一声,瞅着孙哲平并不算太好的脸色,胆战心惊道:“出什么事了?怎么我一提老叶你就板着脸?我靠!你不会真跟老叶打架了吧?!”


孙哲平摇了摇头:“没打架。”


张佳乐好奇死了,紧张的问:“那到底怎么回事?!”


“叶修说,要捏烂我的手。”孙哲平沉着脸道,“我觉得他有病。”


张佳乐正欲开口,又被孙哲平一句话怼了回去:“你们小俩口吵架能不能别带上我?gay里gay气的。”


张佳乐内心:靠!我冤啊!我什么时候扯上过你?!哦,四年前确实开过你的玩笑……真是对不起了……果然天道好轮回,苍天饶过谁!




end


【叶乐】兔子急了也咬龙






张佳乐双爪踏上地面的时候还有种飘飘然的不真实感。


“老叶!你想颠死我吧!”


他愤愤然丢下这句话,一蹬兔腿蹿开几米远,远离了叶修这条可怕的青龙。


“你不要血口喷人啊,是你自己让我送你一程的。”青龙体型庞大而灵活,弯下自己长长的身躯,用头顶的坚硬龙角戳了戳毛绒绒的小白兔。


大青龙没用多大力道,小白兔却被顶的四爪朝天一屁股跌坐在地上,炸毛大吼道:“我让你送我一程,又没让你送我去西天!老叶我看透了你,你就是想蓄意谋杀!”


“我已经飞得很稳了,是你太弱。”青龙面不改色道,“再说了你这小胳膊短腿,我想杀你也不用谋啊。”


小兔子好不容易拍拍屁股从地上爬起来,大青龙却又一角戳过来,再次将好不容易爬起来兔子翻了个面儿。


“叶修我跟你拼了!!!”


小兔子忍不了这奇耻大辱,嚎叫着就迈着短腿冲上去,一副要拼命的架势。


他一鼓作气蹦上青龙高耸的后背,趴下身低下头,兔身抖动着,姿势很是不雅观。


青龙疑惑:“张佳乐,你做什么呢?”


“听说过没有,兔子急了也咬龙!我把你的龙鳞咬下来一块,哈哈,看你急不急!”兔子抬起头,亮出自己蹭光瓦亮的大门牙好似示威。


“是吗?那你小心点,我的龙鳞开过光,上次老韩跟我打架时候咬了一口,把牙齿嘣坏了,那几天说话都漏风。”青龙泰然自若道。


“老……老韩?他不是只大脑斧吗!”白兔震惊的停下兴致勃勃的啃咬,惊恐发问。


青龙转过头,无奈的将背上的兔子叼住,轻轻放回地面,语重心长道:“什么大脑斧,是大老虎,你啃我鳞片把脑子啃坏了?”


“老叶你不早说!我……我门牙好疼!”兔子捂住自己的门牙,眼泪汪汪道。


叶修:…………




end


偶然路过的猴子孙翔正好看见一只兔子趴在一只青龙身上抖动身体,大惊:夭寿啦!我他妈看见兔子日龙啦!辣眼睛!


兔兔乐:啊啊啊啊啊我不是我没有!老叶你快解释一下,还我清白!


龙龙叶:也没说错,不过是非礼未遂而已。


兔兔乐:我靠?!你去死吧!!!


【叶乐】喵喵汪汪

霸道大黑猫叶X可爱小博美乐




——————


张佳乐作为一只人见人爱的小博美,在荣耀小区恃萌行凶横行霸道多年,就连隔壁叫邹远的高大萨摩耶见了他都要尊称他一声乐哥。


威萌霸气的乐哥最近很苦恼。


苦恼的源头是一只叫叶修的大黑猫。


大黑猫叶修是只来无影去无踪却又威名远扬的神秘大猫,人人都说他打架是一把好手,总是抢别的猫猫狗狗的食物,简直是大魔王!可气的是还没有哪只猫猫狗狗能斗得过他从他手里抢到食物。


张佳乐可不信这个邪,他耀武扬威的蹲在萨摩耶小远的背上,昂首挺胸汪汪叫道:“小远我跟你说,如果你碰见那个叫叶修的黑猫,就来找我,我罩着你,分分钟打得他满地找牙!”


简直开玩笑!他堂堂一只汪星猛犬,还能打不过一只柔弱小猫咪不成?!


小远温顺的点点头,说,好,乐哥我帮你。


乐哥蹿到小远头顶,用爪子蹭了蹭快和自己的身体差不多大的萨摩耶的大脑袋,抖着耳朵道:“不用,我一个就够了!”


小远于是又温和的点点头。


张佳乐简直急死了,小远这个温吞性子,要真的碰上坏猫坏狗那可如何是好,听说那只叫叶修的坏黑猫最近有在他们的地盘出没,万一被小远碰上,那是妥妥的要被欺负啊!


他和小远的窝不在一个方向,又左思右想都放心不下,于是仗着自己的小身材,借着夜色的掩护悄悄跟在小远身后护送他回窝,跟踪到一半不小心被横在路上的香蕉皮绊了一下跌了一跤,再站起来的时候哪还有人影,不,狗影啊。


张佳乐郁闷极了,护送失败,只能掉头灰溜溜的往自己家走。


走到一半又觉得有点不对劲,总感觉背后凉飕飕,于是警惕的回身望,却一个身影都不见。


“往哪看呢?我在你头顶。”


一道懒洋洋的声音突兀的划破寂静,张佳乐被吓得一个激灵赶紧抬头看去,却见一只体型巨大的黑猫慵懒的趴在自己身边的墙头上。


天色黑,猫的毛色也黑,张佳乐分辨不出那猫是什么表情,但是直觉闻到了一丝不怀好意的气息,于是立马炸起毛来变成个小白毛团子,冲着墙头汪汪呜呜的叫嚣:“你就是叶修吧?是来找我打架的吗?!”


叶修懒洋洋开了口:“别那么紧张,我不找你打架。”


张佳乐才不信呢:“那你找我干嘛呀?你这只臭猫!快下来,我要为民除害!”


叶修闻言,居然真从墙头一跃而下稳稳的落在了地上。


张佳乐仰起脑袋才勉强够到大黑猫的脑袋,才猛然惊觉这黑猫居然这么大一只,比自己这只汪星猛犬还大了一圈!


不过张佳乐可不怕他,就算体型大也依旧是只猫,他这只猛犬向来不把猫科生物放在眼里,那全部都是汪星人的手下败将!


所以他努力挺直了腰板,斜着大圆眼放狠话:“叶修,你现在逃还来得及!不然别怪我……”


狠话还没来得及放完,就觉得一阵天翻地覆,令人胆颤的失重感袭来,他瞪着小短腿惊诧的发觉自己竟被叶修这胆大包天的大黑猫咬住了后颈四爪腾空提溜了起来!


张佳乐挥舞着爪子努力挣扎,可却怎么也挣脱不开,叶修轻松提溜着他轻巧一跃重新跳上墙头,才将他放下。


他们汪星人都是恐高症十级患者,张佳乐也不例外,他伸头出去想观察一下四周,却被离地数米高的环境给吓了个头晕眼花,敢紧收回脑袋缩成一团把受惊吓过度的小脑袋埋进自己毛绒绒的爪子里。


“哎呦抱歉,打断你说话了,你刚刚说别怪我怎么样?我没听清。”叶修低下头去瞅张佳乐吓得皱成一团的小圆脸,状似好心的问他。


张佳乐都快气哭了,哆哆嗦嗦磕磕巴巴道:“你……你快放我下去……”


“你不是说要打架吗?”大黑猫又凑近了他一点。


“我们……我们去地面上打!我知道一个小公园,可适合打架了,我们公平竞争!”张佳乐还哆哆嗦嗦的嘴硬。


“不行。”叶修斩钉截铁拒绝。


“凭什么不行啊!你居然把我叼到这里来,这不公平!胜之不武!”张佳乐怒了。


叶修沉默不语,思考了片刻后说:“这样吧,你让我舔一下毛,我就认输放你下去。”


“有这么好的事?而且你为什么要舔毛?毛有什么好舔的?”张佳乐仰起小脑袋十万个为什么。


狗与猫不同,舔毛是猫生活的一部分,但狗可从不舔毛,只有在受伤或者身上沾上东西的时候才会舔,于是也就自然不懂为什么要舔毛。


叶修干咳一声,镇定自若道:“我们猫互相舔毛,就表示和解和臣服。”


张佳乐仔细琢磨了一下,听懂了:“我知道了,你是要当我小弟是吧?那好吧,我给你舔,你舔快点哦。你当了我小弟,以后就不能在我的地盘闹事了,不过我会把抢来的小鱼干分你的,我们狗狗不爱吃小鱼干。”


叶修听得不太耐烦,按住张佳乐躁动不安的小身体,进行了一番和谐友爱的舔毛运动,将干净纯白的毛添得湿漉漉的耷拉着。


等到终于添得满意了,叶修才大发慈悲的将张佳乐从墙头运送回地面上,张佳乐居然还傻乎乎和他道了谢:“叶修,我以后就叫你老叶吧,老叶你要是在我的地盘被欺负了就大声报出我的名字,就说是我的小弟,或者回来报告给我,我会去教训他们的!老叶再见!”


张佳乐说完,就顶着一声湿哒哒的毛昂首阔步的走了。


挺可爱的,以后再舔一次吧。


叶修慢悠悠舔着爪子如是想。




END


小剧场:

小远:乐哥,你的毛怎么湿了?

乐乐:没什么,被猫舔的,就上次跟你提过的那个叶修你知道吧

小远:……(瞳孔地震)

乐乐:小远你怎么了?脸色这么差,被欺负了吗?


看图说话👆

p1:
乐乐:老叶你抽烟被我抓到了吧!快给我交出来!
叶叶:给你给你……哎,小心烫到

p2:
撞破“奸情”的其他小朋友:乐乐你在干什么!居然跟着叶叶一起抽烟,变成坏孩子了!

p3:
乐乐:呜哇!被误会了……我的小红花没有了……
叶叶:摸摸头,不哭不哭,我的小红花给你
乐乐:明明你也没有小红花嘛!
叶叶:…………(愣住)

【叶乐】公主病



1个雷段子,听歌产物,我不做人了!


————————


大半夜,准确的说是凌晨两点十五分,张佳乐茫然的睁着眼睛,呈大字型仰躺在床上。


他推推身旁一动不动睡姿规矩的叶修。


叶修睡得浅,他才摇晃了没几下就悠悠转醒。


醒过来的人无奈的捉住罪魁祸首还在骚扰他的双手,说:“乐啊你发什么神经呢?”


张佳乐瘪着嘴,语气竟有一丝委屈:“老叶,我看见你坐拥美女右抱俊男,你到底有几个好妹妹好弟弟啊……”


饶是处变不惊如叶修也被问得噎住,忍不住坐起身疑惑的问:“哪里看见的?”


张佳乐忧郁的直视着叶修的双眼,一本正经道:“梦里!”


叶修沉默,半晌才道:“那你看见那两个俊男美女长什么样了吗?”


张佳乐认真的点点头,又摇摇头:“只看见了背影,女生是披肩发,男生是乖乖锅盖头……哼,我当时就想,你品味也太差了,怎么会看上那种白痴发型的人啊!后来我在背后喊你,你都不理我,只给了我个后脑勺……”


叶修听罢笑道:“那是你看错了吧,我不喜欢披肩发和锅盖头,就喜欢长发,扎辫子的。”


张佳乐不服气:“我怎么会认错你啊!你凭什么说我认错你啊,你变成灰我都认识你的!”


他说完,装作生气的转过身去背对叶修,对着空气发问:“你真的喜欢扎辫子的?”


“是啊。问这个做什么,你不信?”


“唔……那我明天就不去剪头发了……”


——————


“哭着说我背叛你

我问在哪里

你说在梦里”


【叶乐】吵架



1个温柔暖男老叶




——————


张佳乐和叶修吵架了。


他俩吵架从不是什么稀奇事,左不过是你撩我炸来回斗嘴,每天上演好几遍,国家众人早已习以为常。


但这次不太一样。


张佳乐刚到苏黎世的时候稍微有点水土不服,也没告诉别人,有点蔫了吧唧,往日冲在抗叶第一线的人居然连叶修的嘲讽垃圾话都懒得搭理。


众人大惊,都以为叶修和张佳乐之间闹了什么惊天大矛盾,在对张佳乐的强行逼问下才明白过来只是水土不服。


方锐夸张的拍着胸脯道:“还好还好,只是水土不服,不是心理出问题了。”


黄少天也跟着附和道:“张佳乐,你精神还正常就好,身体有点小问题根本不是事儿啊!”


张佳乐垂死病中惊坐起,气得吐血:“你们快滚啊!”


好在叶修及时出来救场,赶走了还妄图继续对张佳乐放垃圾话的黄少天和方锐,把气鼓鼓要跳起来和黄方二人真人pk的张佳乐一把按回座位,难得严肃道:“别闹,你没力气跟我说话,还有力气追杀他俩?”


张佳乐下意识觉得这话有点微妙,语气也有点不对劲,但到底也说不出是哪不对劲,于是也就抛在脑后,没好气道:“不想跟你说话不行吗!白浪费我力气!”


于是叶修真的不说话了。


叶修不说话了,张佳乐又觉得不自在了。


他戳了戳叶修的腰:“你到底想说什么?奇奇怪怪的。”


“没什么,不舒服怎么不说出来?”叶修提问的语气堪称温柔。


张佳乐没心没肺了半天,猝不及防被关心了那么一下,一时有点不知所措,下意识嘴硬起来:“过几天就自己好了,你谁呀,管我呢!”


说完后又有点后悔,小心翼翼抬起头去瞧叶修的表情,见他还是一如往常淡定懒散,不像是生气的样子。


想来也是,他跟叶修认识了近十年也没见过他生气的样子,于是安心下来,转身脚步虚浮的回房休息了。


被队医逼着吃了点药好好睡了一觉,精神好多了,腰不疼腿不酸倍有精神,于是满血复活的张佳乐嘚瑟的回到训练室,悄悄踱步到正在和喻文州说话的叶修身后。


他还没忘了朝正对着自己的喻文州比了个噤声的手势,想给叶修个惊喜兼惊吓。喻文州也很配合的装作无事发生,张佳乐以为自己计谋得逞,却在双手覆上叶修双眼的前一刻被叶修眼疾手快捉住了手指。


“居然被你发现了。”张佳乐郁闷的嘟囔,“你怎么发现的啊?”


叶修却不接他的茬,淡定道:“谈正事呢,别捣乱。”


看见满血归来的自己居然这么冷淡,张佳乐忍不住在背后对他横眉瞪眼做鬼脸,叶修也不知道是真没察觉到还是装没发现,毫无反应,倒是换来了目睹一切的喻文州的无奈微笑。


张佳乐自觉没趣,哼了一声,气鼓鼓的回自己座位继续训练了。


后来他又像往常一样好几次去找叶修的茬,但叶修每次都像被张新杰附身了似的,不是在一本正经谈公事,就是装作无事发生,老是无视他。


张佳乐郁闷极了,晚上回到房间摊在床上还在想这事儿,跟烙煎饼似的翻来覆去睡不着,思考了半天,才明白过来,叶修这是生气了吧。


所以说他最烦明明生气了还一点反应都没的人,跟他这种直来直去的脾气天生相克。


不过他还是打算明天对叶修那家伙好上那么一点点,以息他莫名其妙的怒气,免得敌我双方战力不均,叶修都不接他的茬了,自己就算吵赢了那也是胜之不武!


于是第二天,他早早的赶到食堂,特意比平时多拿了一个好吃又销路紧俏的蛋挞,等叶修一坐下就装作无意的坐过去,堪称温柔似水的把蛋挞放在他餐盘里。


“给你的!”


只可惜语气不够温柔,咬牙切齿活像是要和叶修同归于尽。


比较倒霉的是被好事的方锐给看见了,他在一旁夸张的叫起来:“张佳乐你怎么了?在蛋挞里下毒了吗?!你冷静一点有话好好说!”


黄少天听见说话声也赶来凑热闹,弄清楚前因后果之后忍不住唏嘘感慨道:“没想到你对老叶的仇恨已经发展到了这种程度……不过没事,我支持你!”


叶修没什么反应,淡定的将蛋挞放回张佳乐的餐盘,道:“你留着自己吃吧,我不爱吃甜的。”


张佳乐气死了。


回房间的路上他忧愁的想,自己和叶修的友谊可能就快要走到尽头了。


越想他越生气,自己可是特意起了个大早……


正郁闷的想着,抬起头正好瞧见路边的国家队全员的等身立牌在那横七竖八的竖着,这是开赛前发布会的时候宣传用的,开完了发布会就一直闲置在这里生灰。


张佳乐顿时计从心生,心道既然你先不仁休怪我不义,然后摸索出了一支记号笔,得意笑着凑近叶修的立牌,在眼睛的位置涂了两个大大的黑眼圈,还嫌不够,在鼻子的位置又添上一个大大的猪鼻子,这才满意的拍拍手扬长而去。


第二天,张佳乐一踏进训练室,就觉得气氛有点微妙。


黄少天方锐他们在孙翔身边围成一圈,一刻不停的骚扰他:“肯定是你干的吧?你跟老叶又怎么了,你这么不服气,要不你俩打一架吧?”


孙翔拧紧眉毛,脸色阴沉堪比韩文清,厉声道:“什么我干的!三岁小孩都不这么干了,还画得这么丑!”


三岁小孩兼画功奇丑的张佳乐同志在一旁心虚的摸了摸鼻子,心道孙翔对不住了,然后偷偷摸摸溜到自己的机位前,一副认真训练的好学生模样。


结果才刚把账号卡插上呢,肩膀就被人拍了拍,张佳乐吓了一跳,猛地一回头,没想到是叶修。


“跟我出来,领队跟你谈人生了。”叶修平静道。


这可真是官大一级压死人,张佳乐小小一个普通队员没法违抗,只能心虚的亦步亦趋跟在叶修身后,叶修带着他走到训练室旁边的一个闲置僻静房间才停下。


张佳乐心想这怎么一副要兴师问罪的架势,不过自己可不怕他,于是挺了挺腰板,犟着脖子问:“找我什么事啊?我很忙的!”


叶修从善如流的接话:“是挺忙的,忙着磨练画技吧?”


张佳乐顿时大惊失色:“我靠!你怎么知道的,他们不都以为是孙翔吗!”


“我看那手法就是你涂的鸦。”叶修笑眯眯道。


“靠……”张佳乐没好气的嘟囔,“是我画的又怎么样,你想干嘛?”


叶修又笑了,摇了摇头道:“没想干嘛,你怎么这么幼稚啊。”


张佳乐更生气了:“你不理我,还好意思说我!你也幼稚!”


看叶修居然没反应,以为他是心虚了,于是张佳乐乘胜追击:“你不会又生气了吧?画个画而已,太小心眼了!大不了我让你画回来呗。”


叶修又摇了摇头:“没生气。”


“没生气那你还装高冷不睬我……”张佳乐嗤之以鼻。


“那是因为之前有点生气。”叶修居然还一本正经解释起来了。


什么之前之后的,张佳乐听不太懂,也不想听,于是眨巴着眼睛望向叶修:“别废话了!那你现在还生气吗?”


叶修呵呵一笑:“有点,不过你帮我做一件事就一笔勾销了。”


“什么事什么事?”印象中叶修好像从来没有拜托过他什么事,于是他忍不住好奇的追问道。


“你站着别动。”叶修命令道。


于是张佳乐真的站着不动了,但还是十分疑惑:“就这个?站着不动?为什么?我靠难道你要……”


“揍我”两个字还没来得及说出口,就被面前的人用唇舌擒住了嘴唇。


张佳乐腿有点软,脑子也一片空白无法思考,迷迷糊糊中想的居然是:这种情况要保持不动好像也挺难的……


等到叶修总算吻够了放开了他,他却还是一动不动犹如石化,迷茫又无助的站在原地想着:完了,自己和叶修的友谊是真的走到尽头了。




END




乐乐:想维持一段友谊真是好难啊……(乐乐叹气)


【叶乐】818第一哨兵和第二向导的爱恨情仇





有没有人来818第一哨兵叶修和第二向导张佳乐的爱恨情仇?


0L:如题,本刚入学的萌新对这两位相爱相杀好基友的恩怨纠葛十分感兴趣,有没有人来科普一下的?


1L:哈哈哈哈哈第二向导xswl,乐乐看见这个标题得气死!


2L:乐乐左手燃烧弹右手闪光弹前来追鲨lz!


3L:不开玩笑的说,叶修和张佳乐只有爱情,没有恨仇,我已经看透了他们,表面疯狂斗嘴,实则狂秀恩爱,该烧


4L:本人亲眼所见,张佳乐壁咚叶神!叶神不知道说了什么,张佳乐一个暴起揪住了叶神衣领还努力把叶神往墙上按!场面可以说是非常刺激!


5L:这可真是非常叶乐了


6L:说起来我也见过叶修搂乐乐腰呢,当初还以为自己眼花……


7L:那我还见过他俩牵手,叶神又不知道开了啥嘲讽,乐乐被气得屈起手臂给了叶神一肘子,被叶神躲过了,还反握住乐乐的手……看得我疯狂心动想谈恋爱!


8L:楼上还是想想吧,你只能看着叶乐谈恋爱


9L:哈哈哈哈乐乐怎么总是在使用暴力手段,一个向导为何如此暴力!


10L:其实张佳乐私下里挺和蔼可亲(。)的,跟我同宿舍的一个哨兵还追过他,据他说张佳乐温柔体贴又善良,捡到了他的钱包,找了他好几天还钱包,还的时候还特别认真的对他说以后要小心一点……(他现在还时常回味起他和张佳乐的“浪漫邂逅”,每当我看见叶修和张佳乐打闹的时候都不忍心看他……)


11L:哈哈哈哈温柔体贴张佳乐,什么鬼啊。我是张佳乐舍友!那是张佳乐找了失主好几天找到心力交瘁,哀嚎说早知道就不做红领巾了,希望以后掉钱包的笨蛋能少一点……


12L:重点是居然还有人敢追张佳乐的吗?太大胆了!不怕叶神追鲨?


13L:楼上是不知道叶神出了名的心大吗?他好像对什么都无所谓……这算什么新手段吗?欲擒故纵?


14L:哈哈哈我怀疑叶神本质是个性冷淡,我都想摇醒他了:你和张佳乐都快成模范情侣被裱起来了!你自己不知道吗!!!


15L:我们叶神也没有这么性冷淡……只不过你们一般人get不到他


16L:我证明楼上说得对,还记得以前叶修和张佳乐近身搏斗课上打的那一架吗?


17L:记得记得,其实乐乐近身搏斗成绩一直凄惨无比,真是为难他一个中远程了!那次也毫不意外的败给叶修……


18L:关键是他们打的时候乐乐不是为了跟叶神拉开距离一直往他身边扔闪光弹吗,台下一片“扔我!”“朝我扔!”的震天嘶吼


19L:记得太清楚了,我当时刚进去,寻思着这是在扔绣球呢,后来才看清楚,这tm是在扔手雷啊!!


20L:但是那次大家不过在是起哄凑热闹而已啊,我一个向导都扯嗓子喊了几声,就是跟着瞎起哄,难不成叶神吃醋了?!大家都快公认叶神和张佳乐是一对了……


21L:他们打完下台之后,我正好站在离他们不远的身后,听见他俩的对话。

叶神说:“听见没,都让你朝他们扔了,你怎么还逮着我扔。”

乐乐:“不扔你扔谁?!你当我傻啊!”

叶神:“那么多粉丝呢,你不理他们,那多不好。”

乐乐:“哈哈,你是嫉妒我粉丝多吧!我一声令下,让他们一个个都过来揍你!”

叶神:“来吧,反正没人打得过我。”


22L:哈哈哈哈太嘲讽了吧!


23L:虽然嘲讽,但是是事实……


24L:我X!我当时也喊了几嗓子,叶修这是连我也嘲讽进去了吗?!气死我了!我真是……


25L:你什么你,你还真是打不过叶神。


26L:叶神:无敌是多么多么寂寞。


27L:你们这群叶神脑残粉!


28L:等等,我还没说到重点呢!重点是后来叶神居然一本正经的说乐乐刚刚扔闪光弹的时候可能刺到他眼睛了,让乐乐帮他看看……但是您眼神明明好得不能再好了啊……(我缓缓打出一个问号)


29L:那乐乐有帮他看吗?


30L:有,乐乐盯着叶神的眼睛左看右看看了半天,还很郁闷的说我明明只比上次多扔了没几个而已……


31L:笑死我了,怪不得叶神那么淡定,原来因为被偏爱的都有恃无恐!(滑稽)



给乐乐理了个发……
乐乐:老叶,我的新发型怎么样?
老叶:挺好的,传说中的妹妹头就是这样吧?
乐乐:靠!不行,我得再换个发型!
老叶:别冲动,开玩笑的,这样就不错
乐乐:……那好吧!多亏了我的英俊帅气!(๑•̀ㅂ•́)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