哭了没

[叶乐]一次和亲

毫无逻辑,巨雷的ooc恶搞雷文,慎入慎入。

“爱妃。”

“……”床上的人翻了个身。

“爱妃啊。”

“……”床上的人又翻了个身。

“爱……”

“谁他妈是你爱妃!”扎着小辫子的俊秀青年从床上一跃而起,一把抓住面前人的衣襟,睁大眼睛瞪了他一会儿,随即又耷拉下眼皮子,语气三分哀怨七分无助,“我不管,叶修你必须得帮我。”

“爱妃啊,实在不是我不想帮你。”叶修抽出衣襟理了理,正色道:“只是天命难违啊,乖,认命吧乐乐。”

“你不就是皇上吗!你的话不就是天命吗!快去下谕旨,就说不满意这次的和亲,要和百花国退亲!快快快,立刻马上行动起来!”张佳乐连鞋都忘了穿,光着脚在房里转悠着出主意。

叶修就看着张佳乐这么转悠来转悠去,半晌才似笑非笑地说道:“可是我挺满意的。”

“满意个鬼啊!那你就说我俩性格不合,八字不合,总之什么都不合,我呆在后宫会使国家动荡,生灵涂炭,民不聊生,恐有灭国之灾。”张佳乐转悠得更快了。

“你这是在咒我吗?国师之前算过了,我们八字挺合的。而且……”

“王杰希说的话能信吗,我看他就是公报私仇!”张佳乐一听到“国师”两个字就来气,一脸苦大仇深的打断了叶修的话。

“而且我不会退亲的,你死心吧。”叶修自顾自的继续往下说。

神情坚定,语气强硬。

说完就大步流星的走了。

张佳乐气死了:叶修这就是不想让自己好过啊!

张佳乐很忧郁。

他活了这二十多年,一没烧杀抢掠二没杀人放火,怎么就这么倒霉!

他原是百花国第不知道多少个皇子,他父皇是出了名的荒淫无度私生活混乱,还极度崇尚武力,据说谁打架打的厉害就欣赏谁。

张佳乐的母亲只是个侍女,生下他不久就过世了。反正太子之位怎么也落不到张佳乐头上,多一事不如少一事,他就每天磕磕瓜子赏赏花,看着自己的哥哥弟弟们每天拼了命的舞刀弄枪想出人头地。

但是现实告诉他,做人不能太安于现状,没有事业心就要挨打。

这天皇上召集了所有皇子,开门见山道:“爱子们啊……你们也知道,我们和邻国发生了点矛盾,所以为了缓解矛盾,我们现在需要一个质子。”

张佳乐下意识往墙角蹭了蹭。

皇上看着这一群虎背熊腰的皇子犯了难,也怪自己太崇尚武力,搞得皇子们一个个练得这么雄壮,知道的以为是送质子去了,不知道的还以为是送去刺杀邻国君主的,万一人家给退回来怎么办。

正在犯愁,却看见靠墙的一个人影蠕动了一下。再仔细一看,这人影还挺纤细苗条。

皇上顿时喜上眉梢,朝张佳乐招了招手:“那位爱子,你过来。”

张佳乐左顾右盼了一会儿,继而目瞪口呆的指了指自己。

“对对对,就你!”皇上和颜悦色,一派慈父气场,亲切的发问:“爱子啊!你……你叫什么来着?是几皇子?”

“张佳乐,是十三皇子……吧。”张佳乐想努力显得自己乖巧可爱一些,万一父皇良心发现,心一软就不把自己送出去了。

皇上果然很开心,一拍大腿:“好好好!就你了!”

张佳乐无语了。

现在开始锻炼身体也没用了。就是当个质子,没什么大不了,换个地方嗑瓜子赏花而已。张佳乐安慰自己。

他还是太乐观了。

被送到邻国的第一天他就坐立难安,这里的人怎么个个都稀奇古怪,特别是那个皇上,他原以为一国之君都是和他父皇差不多年纪的,没想到这个叶修年纪轻轻而且看上去吊儿郎当没个正形,居然就当了皇上,一定是个手段了得的人物!这种人他应该是惹不起的,所以只能小心行事。

但是张佳乐还是高估了自己,才当了几天的质子他就憋不住了,虽然有吃有喝也没人虐待他,但是太无聊了,哪都不能去,连赏花都只能在一个院子里赏,他都快数出树上有几多花了。这简直是软禁啊!

到了第五天,张佳乐终于决定破罐子破摔,大闹了一场,气势汹汹的吵着嚷着要见叶修。在张佳乐的不懈努力下,此事终于惊动了圣上。

等叶修到了,只看见满地的狼藉,各种杯碟摆设的碎片。而罪魁祸首正坐在一边吃桂花糕。

“啧……你们西域人怎的都如此暴脾气。”叶修感叹道。

张佳乐费劲的把嘴里的桂花糕咽下,“你们中原人又怎的都如此阴阳怪气!凭什么不让我四处走动!”

“你现在可是寄人篱下,叫天不应叫地不灵的,这么蛮横无理真不怕朕治你的罪?”叶修不急不缓的说道。

张佳乐显然不信他真会把自己怎么样,于是硬着头皮呛回去:“那你无故治邻国皇子的罪,可是做好与百花国交战的准备了?”

“怎么无故,你对朕不敬难道不是事实?至于交战,你觉得百花胜算能有几分?”叶修语气依旧平淡。

两国强弱悬殊,真要开打,百花只有被碾压的份,张佳乐心里自然清楚。

于是他支支吾吾的不知道说什么好。

“怎么?还有什么想说的?”

张佳乐依旧一团混乱,呆呆的摇了摇头。

“那朕就治罪了,死罪怎么样。”语气严肃果断,颇有说干就干的气势。

张佳乐猛然抬起了头望向叶修,他不大不小也是个皇子,从来都只有治别人罪的时候,哪里经历过这种场面,惊恐地睁圆了眼睛想从叶修脸上看出开玩笑的意味,可叶修却依旧没什么表情。

这下张佳乐真急了。

“对不起……”他听见自己有些颤抖的声音。

他又小心翼翼的端详着叶修的表情,结果人家依旧一脸风轻云淡,丝毫不为所动。

“对不起,我错了……不要……不要治我死罪……我……我不想死……”一句话说得断断续续,最后索性自暴自弃哽咽起来。

等张佳乐回过神来的时候,自己的衣服已经被泪水打湿了。他以前真没发现自己的泪腺有这么发达。

虽然很丢脸,但是张佳乐根本控制不住自己,他是真的真的不想死。而且还是以这么丢脸的原因在异国他乡英年早逝。

张佳乐越想越委屈,越哭越大声。

“停停停!别哭了,跟你开玩笑的。”叶修无语,只是想逗逗他,感情他还真的相信了。

总而言之言而总之——真是一次不堪回首的经历。张佳乐每每想起都想一头撞死在墙上。

张佳乐闲不住,做质子的两年里把皇宫能去的地方跑了个遍,在朝中大臣和后宫都混了个眼熟。其中最熟的当然还是当今圣上,叶修。

他算是跟叶修结下了梁子,闲着没事的时候就一边吃桂花糕一边诅咒叶修诸事不顺,一辈子烂桃花运!

结果还没等他亲眼见证诅咒生效,两国重新交好,他可以回百花国了。

能逃离苦海重获自由张佳乐还是很开心的,但是一想到以后见不到叶修了,不能当面损他就有点不开心了。张佳乐很执着,虽然他斗嘴从未斗赢过叶修,但还是坚持不懈。屡败屡战,屡战屡败,精神可嘉。

走的那天阳光明媚万里无云,张佳乐思考了下要不要去和叶修道个别,思来想去还是决定做个潇洒的人,挥一挥衣袖不带走一片云彩。

等他舟车劳顿历尽艰辛回到百花,刚休息了没几天,他父皇又召集了皇子们。

这次倒不是选质子了,是选妃。

他父皇在龙椅上长篇大论了一大堆,张佳乐一个字也没听进去。

“爱子啊……那个……十三皇子?”

张佳乐蹬蹬蹬跑上前去,“诶,父皇唤我何事?”

“我看你明日就启程如何?辛苦你了。”父皇对他露出和蔼可亲的微笑。

“不辛苦不辛苦。”张佳乐傻乎乎的应承下来,才反应过来,“启程?去哪?”

“去邻国和亲呀!你放心,你在那边受不了委屈,要啥有啥!”

“……”信你才有鬼。

张佳乐气死了。

他就这么莫名其妙的又上了贼船。

张佳乐一路上想了无数套让叶修主动退亲的方案,连宫斗大法都搬了出来,琢磨着叶修要是不退亲,自己就把他后宫搅得不得安宁。

叶修果然如他所料,难缠,三言两语根本说不动他退亲。

自己难道真的得宫斗吗,张佳乐惆怅的想着。

tbc

评论

热度(9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