哭了没

【叶乐/abo】一次误会

其实是乐乐的生贺,提前发了
ooc,巨雷,慎入


“乐啊……你的肚子是不是大得太快了点?胖了?”叶修伸手摸了摸张佳乐微微隆起的小腹,有些不解。

虽然叶修没亲眼见证过omega的怀孕过程,但是常识告诉他,才怀孕不到两个月的张佳乐一定是胖了而不是怀孕的正常生理现象。

“你妈逼的!”张佳乐拍掉了叶修还停留在他肚子上的手,并附赠一个白眼。

“不就是说你胖了吗,怎么还骂起人来了,我又不会嫌弃你。”叶修这话说得可谓是语重心长宽容大度。

“你妈!”张佳乐咬牙切齿。

“逼的?”叶修接的飞快。

…………

张佳乐终于放弃抵抗,颇为幽怨地细数起了他在叶家受到的不公正待遇,比如叶母不让他打荣耀啦,每天必须喝鸡汤他喝得想吐啦,出门衣服必须里三层外三层裹成一个球啦……

“你不懂!不能打游戏我的生活就失去了意义!”张佳乐生无可恋。

“我懂。”毕竟叶修也是离开游戏就浑身难受的失足青年一枚。

“不,你不懂!还有,鸡做错了什么,每天杀一只鸡给我做鸡汤,人家鸡也很可怜的好伐!”张佳乐继续义愤填膺。

这我还真不懂……叶修默默吐槽。

张佳乐边说边指了指自己刚才惨遭叶修蹂躏的肚子:“我就是这样才变胖的!”

没等叶修说话,又自顾自嗫嚅道:“不过你妈也是为了我好……”

“算你有点良心。”叶修又伸手揉了揉他的头,“我妈就这样,有点神经质又固执,和你一样,习惯就好。”

“滚滚滚!”张佳乐觉得自己等不及把孩子生下来就要被气死。

“行行行,我错了,你别生气。小心动了胎气,等等我妈又要骂我。”叶修说得一本正经。

————————

说起叶修的妈妈,张佳乐就忍不住回忆起他第一次来叶家的时候。

来之前张佳乐并没有向叶修打听过他的家庭,毕竟张佳乐容易想多,他看叶修不修边幅的打扮和生活习惯,坚持认为叶修是个穷苦人家的孩子,还因此自我感动了一把,用略带同情的水汪汪的大眼睛注视着叶修,把叶修看的一头雾水。

所以当他和叶修下了飞机,被加长款的某豪车一路送进军区大院的时候,张佳乐是真的想转头走人。

张佳乐恍恍惚惚地跟着叶修走进了叶家大门,扯了扯叶修的袖子:“你说……你爸妈会不会反对我们,然后把你扫地出门?”

“……你就那么希望我们家庭不和谐吗?没事的,我们都生米煮成熟饭了,反对不了。”叶修边说边拍了拍张佳乐的肚子。

“什么?!什么生米熟饭的?你怀孕啦?!”叶母耳尖,一听到叶修的话就立马转了过来,十分热情地牵起了张佳乐的手:“几个月啦?怎么不和我说的呀!”

叶母嗓门大,引得叶家上下齐齐向张佳乐投去探究的目光。张佳乐感受着一时之间全都聚集在自己身上的目光,欲哭无泪,十分不情愿地向叶修使了个不怎么好看的眼色。

“咳……一个多月,才刚查出来。我们等会儿慢慢说,慢慢说。妈,你的貂皮大衣不错,新买的吗?”叶修顾左右而言他。

张佳乐在心里默默嘲笑叶修转移话题的能力。

“你也觉得不错吗?!小秋给我挑的呀,我觉得可好看了,就是有点贵…………”叶母似是来了兴致,喋喋不休了起来。

张佳乐:………………

“对了,那个谁……乐乐啊,过来过来。”叶母亲切的向张佳乐挥了挥手,张佳乐战战兢兢地跑了过去。

“这个手镯你拿着,给我家儿媳妇准备的,虽然不贵也是一点心意,你不要嫌弃。”

张佳乐感觉自己接过手镯的双手都在颤抖。

其实他想提醒叶母,这手镯是女款,自己应该是戴不上,要允许这个世界上有男性omega的存在。

不过他还是选择了保持缄默,乖巧地点头微笑道谢。

“我……我去一下洗手间。”

张佳乐用仅存的一丝冷静聪明地选择了尿遁。

——————————

张佳乐掏出手机打开微信,给林敬言林老师夺命连环call。

百花缭乱:老林!救命!!!

冷暗雷:何事?无事退朝。

百花缭乱:我有正经事!我不是跟老叶去见他家长了吗?

冷暗雷:什么时候的事?

百花缭乱:别管这么多了!反正现在老叶的妈妈知道我怀孕了,非要送我一个女士手镯,我冷静的收下了,告诉我下一步该怎么办?

冷暗雷:所以你现在把老人家晾在一边和我发微信?!

百花缭乱:这倒不是,我在洗手间避风头。

冷暗雷:哦……等等你刚刚说什么?女士手镯?为什么要送你女士的?

百花缭乱:我怎么知道!你说她是不是不满意我啊?可能她一直盼着一个温柔可爱乖巧懂事的女性omega做她的儿媳妇,没想到碰到了我,一怒之下就把为他儿媳妇量身定做的手镯送给了我让我好自为之离开她的儿子!!!

冷暗雷:你说的……

冷暗雷:有点道理。

百花缭乱:是吧,我也觉得很有道理。

百花缭乱:不过这个手镯还是很好看的!老叶的妈妈说不值几个钱,但是很好看的嘛!【图】给你瞧瞧!

冷暗雷:。。。。。。

百花缭乱:???

冷暗雷:。。。。。。

百花缭乱:老林你神经病啊?说话啊!

冷暗雷:自己看。【图】

百花缭乱:你说我现在把手镯还给她还来得及吗?

冷暗雷:对了,我还没问你叶修家是干嘛的,一出手就是好几十万的东西。

百花缭乱:他家在军区大院。

冷暗雷:……兄弟,吃顿好的。我还有事,先走了。

百花缭乱:别走!老林!我还有救吗?看在我肚子里的孩子的份上,她能网开一面吗!

冷暗雷:应该能吧,有没有怀孕的区别就是你现在离开叶修和你生完孩子再离开叶修。

百花缭乱:不会吧……这也太阴暗了,法制社会,要讲道理!

冷暗雷:只能帮你到这了,自求多福吧兄弟。

————————

张佳乐生无可恋地放下手机,脑海里已经脑补出了一个omega孕夫左躲右藏躲避来自孩子他爸家族的追杀,每天过的像可怜的小白菜,终于把孩子生了下来,还要在一个大雪天里依依不舍地和被穿着黑风衣带着黑墨镜抱着的孩子分别,那叫一个惨。

那句话怎么说的来着,又虐又雷,无比酸爽。

可是现实不允许他继续伤春悲秋。

“你是晕倒在里面了吗?”叶修准确的敲响了张佳乐所处隔间的门。

张佳乐理了理衣服,郑重地打开门,满脸严肃:“叶修……”

“你说,我听着。”叶修稍微愣了愣,被张佳乐悲凉的语气感染,也一脸严肃的站直了身。

张佳乐平时多称呼叶修为“老叶”,当他直呼叶修的名字时,多半是有什么重要的事。

张佳乐一脸视死如归:“叶修,照顾好我们的孩子。”

“…………”叶修无语,“你醒醒,你肚子里的孩子才一个多月,我怎么照顾?”

“不是,我是说生出来之后。”

“……好,但是你能不能先从洗手间出来。”

张佳乐一脸丧气地跟着叶修走出了洗手间,觉得叶修根本没理解他的话。他的本意是想让叶修照顾好没有omega爸爸的孩子,毕竟他已经完全接受了自己生完孩子就要离开叶家的悲情人设。

结果一走出洗手间就看到了笑盈盈的叶母,张佳乐顿时更加心惊胆颤。

叶母笑盈盈地开口了:“乐乐怎么上个洗手间都要人陪的,黏人得来。”

张佳乐差点腿一软就倒下去。

完了,这是在暗示什么?嫌弃我太黏人?可是这是个误会!要不要解释?认真解释会不会显得太婆婆妈妈?……张佳乐纠结死了。

没等张佳乐纠结完,叶母一拍脑袋,又开口了:“哎呀,乐乐不好意思啊,刚刚给你的那个手镯是准备给小秋他媳妇儿的,我给错了。”

“来,拿着,这个才是给小修的媳妇儿的。”

张佳乐又一次战战兢兢地接过来,惊喜地发现,这次对了,是男式的。

“小修这个人啊,从小就乱来,喜欢刺激的。我就觉得他应该不喜欢女孩子,就给准备了个男式的。”叶母颇为自豪。

张佳乐:……谢谢您了,跟你儿子比起来还是我比较受刺激。

不过他依旧选择了保持缄默,乖巧地点头微笑道谢。



评论(5)

热度(1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