哭了没

【叶乐】一次微服私访(03)

张佳乐坐在马车里和叶修大眼瞪小眼。

“我们这是去哪啊?”张佳乐试图找点话题。

“扬州。”

“啊?!你有病吧,去什么扬州,那得多远!”

张佳乐差点跳起来,他原以为叶修所谓的微服私访只是装装样子,长安附近兜一圈就回皇宫,没想到这家伙居然来真的!

“不远不远,来回也就一年不到而已。”

张佳乐消化不过来,有气没处撒有理没地说,半天才蔫蔫地埋怨叶修:“你怎么不早跟我说。”

“你又没问我啊。”

叶修依旧理直气壮的。

“你……你……”张佳乐给气得小脸一会儿红一会儿白,精彩纷呈。

“我什么?我不要脸?爱妃啊你这就伤我的心了,不要总是翻脸不认夫嘛。”

张佳乐心累得懒得理他,偏过头靠在马车的小窗户旁边闭目养神。

天地可鉴,张佳乐真的不想这么精力旺盛地整天和叶修乱闹,但是叶修偏偏喜欢来撩拨自己脆弱敏感纤细的神经,直撩拨得他整个人都快神经。

他不是个不讲理乱发脾气的人,甚至还有点温吞优柔,可对着叶修就是温吞不起来,时时刻刻警惕着他,准备着张牙舞爪保护自己。

张佳乐一点都搞不懂叶修到底想干什么,在想些什么。他意外的是个按部就班守旧的人,容易对未知的东西感到恐惧,这未知放在叶修身上则恐惧就更是加倍。叶修明明什么都没做,却仿佛一切皆在他掌控。

自己能被叶修一眼看穿,而却不能看透叶修分毫,他不甘心却又无能为力。

所以张佳乐害怕叶修,害怕的方式就是整天插科打诨蒙混过关,连自己也蒙混过去。

唉……他长叹了一口气,陷入了忧郁。

忧郁了半天,发现身边没了动静,一转头就看见叶修倚着另一边的窗户睡着了,手里还捏着烟斗,姿势看上去有点扭曲。

张佳乐又叹口气,认命地凑过去小心翼翼把烟斗拿下来放在一边,又扶着他的肩膀想把他身体摆正。

结果手腕却被捏住,张佳乐整个人一个机灵,僵在了原地。

叶修慢悠悠睁开眼睛:“你在干啥?伺候夫君我啊。”

张佳乐的脸唰得一红,手一用力就想把手腕抽回来。没想到叶修早有准备,死死地捏着手腕不放,张佳乐没想到他有这么大力气,一时间乱了阵脚,眼眶都变得红彤彤的,怒气冲冲地吼道:“你放手!”

结果叶修真的放了手,调笑道:“害羞了?”

张佳乐颓然地坐下,觉得自己心跳得太快,呼吸都困难,他要是再不问清楚可能就快纠结出心病来。

“叶修,我问你个问题。”张佳乐低着头,玩着自己的貂皮大衣,都快把貂绒给揪下来了。

“问吧。”叶修边说边把张佳乐帮他放在一边的烟斗拿起。

“叶修……”,张佳乐深吸一口气,抬头望向叶修的眼睛:“你到底想干什么?”

“想追你呀!这你都看不出来?”叶修颇为鄙视地看着他。

tbc

评论(2)

热度(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