哭了没

【叶乐】讨厌你


张佳乐讨厌死叶修了。

衣服不洗家务不干,做饭手艺仅限于泡泡面,还爱在他切菜开火放调料忙得焦头烂额的时候来给他捣乱,气得张佳乐提起一旁的菜刀炸毛赶人。

可叶修是个看见菜刀也不犯怵的奇人,只是笑了笑,绕到张佳乐背后搂住他,就像各种言情小白电视剧里演得那样。

张佳乐抖了一下,脸红得不行,刚想说老叶你这么深情又霸道总裁的样子实在太ooc!就被叶修语气严肃地教训了:

“乐啊,放下菜刀立地成佛,别闹了,弑夫要坐牢的。”

张佳乐迷迷糊糊地听话放下了危险的菜刀,觉得自己实在太过冲动,有些不好意思。

结果刚放下就被叶修抓住了手腕,还被亲了一大口。

靠,简直是突如其来乘人之危!张佳乐又气得要死。

“你再打扰我烧菜信不信我砍了你!”

“怎么砍?你的刀在那边放着呢。”叶修边捉住他的手边说,还朝刚刚被张佳乐放在一边的菜刀努了努嘴。

……妈的,大意了!

最后叶修还是晃荡着闲庭信步被赶出了厨房,留张佳乐一个人郁闷地跳脚。

“我靠!我的糖醋里脊!”

张佳乐猛然惊觉,慌忙跑去抢救还焖在锅里的糖醋里脊,然而抢救无效,糖醋里脊已经糊了一大半,样子看上去有点恶心。

等菜上了桌,张佳乐扯着嗓子喊了好几声,叶修才恋恋不舍放开鼠标大摇大摆地出来吃饭,瞅了瞅桌上的菜,有点疑惑:“乐啊,你最近厨艺有所下降,这都烧糊了。”

张佳乐简直气得快吐血!要是有个什么全国妇男联合会的话他早就冲去投诉了,自己的另一半,一副封建地主人家大姥爷的做派,无时无刻不对自己进行压榨,这悲惨遭遇说出去真是男默女泪。

“还不是因为你!要不你别吃了。”张佳乐怒极,翻了个白眼。

“咳……别啊,你做的菜,糊了也好吃!”叶修狗腿地笑了笑,还十分捧场竖了个大拇指。

结果吃到一半叶修又忍不住去欺负张佳乐,张佳乐夹什么菜,叶修总是大爆手速抢先一步把菜夹了,留下张佳乐手里孤零零不知所措的筷子。几次三番,张佳乐沉不住气了,一拍桌子鼓足气势吼:“你就会欺负我!”

话刚说出口张佳乐就后悔了,这话怎么听怎么像是在撒娇,实在太羞耻了!但是说出去的话泼出去的水,张佳乐只能硬着头皮拧着脖子,一副理直气壮气势汹汹的傲娇模样。

叶修深知张佳乐的脾气,一撩就炸一哄就好,于是十分坦然地举起双手作投降状,诚恳道:“我错了,为了谢罪,明天请你下馆子去。”

张佳乐警惕地看了叶修一会儿,觉得他认错态度良好,不像在坑自己,再加上明天可以下馆子,于是气也消了一大半,励志要吃得叶修倾家荡产从此流落街头。

结果晚上洗完澡窝在床上玩手机的时候张佳乐还是在想这事,绞尽脑汁思考怎样才能吃穷叶修。

叶修敲了敲他的脑袋:“张同志,发什么呆呢?”

“在想我的鱼刺燕窝鲍鱼熊掌山珍海味!”张同志恶狠狠地说。

叶修愣了愣,随即反应过来,似笑非笑地点了支烟:“乐,你傻了,我说的馆子,是楼下那家多味馆。”

所谓的多味馆,其实就是小区门口夜里才开张的那家烧烤摊,设施简陋又接地气,人均消费超不过30。

张佳乐的嘴都张成了o型,才反应过来又被耍了!

叶修看得好笑,揉了揉还在震惊中的人的头,将左手握成话筒状怼到了张佳乐面前,装模作样地逗他:“采访你一下,有什么想说的?不要太感动,感谢的话就免了。”

张佳乐咬牙切齿:“叶修,我讨厌你啊!!!”

end

评论(4)

热度(6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