哭了没

[叶乐]星 1


预警:结局叶乐,双花前任

******

当今武林盟主兼斗神叶大侠有个不为人知的爱好,那便是二半夜爬上屋顶看星星。

乍一听有些吓人,这可是那个以嘲讽不正经出名的斗神叶修,和大半夜看星星这种事怎么都合不到一块儿去,换成以心思细腻行事烂漫闻名的百花谷谷主张佳乐还比较合适。

张佳乐还真的喜欢半夜看星星,不如说这爱好还是他传染给叶修的。

那时候叶修还不叫叶修,叫叶秋。

还年轻的叶少侠却早已蝉联两届武林盟主之位,在武林大会上风光无限,正是英雄少年时。

待到第三届武林大会,人们议论纷纷,说这叶秋今年可别是要栽,去年初入武林崭露头角的百花谷两位少侠今年风头更盛,那绚烂如同放烟花又暗藏锋利勇猛狂剑的打法眼看是无人能挡,合力斩落斗神一举夺得武林盟主之位也不是不可能。

果然如民间所料,武林大会的倒数第二天,还站在擂台上的就只剩百花谷和嘉世。

明天便能见分晓了,叶少侠瞥了眼对面一身水粉袍子,过长的头发松松地用红绳束在脑后,睁圆了一双桃花眼左顾右盼的青年,有些想笑。

******

叶修大半夜尿急,解了手回房路上却见一个人影,定定地坐在屋顶,一动不动似是在想心事。

再仔细一看,嚯,水粉色的袍子,整个武林会穿这个色的衣服就只他们一家,再加上那显眼的大红头绳,只能是他了。

叶修不是个爱多管闲事的人,但此时此刻却抑制不住地想上去逗逗他,想起那人白天左顾右盼又十分好奇的神情来,必然是十分好逗的。这么想着,终于忍不住抬步上了屋顶。

张佳乐早已觉察到叶修,也知道叶修注意到了他。他不过是想来透透气看看星星,就和以前在百花谷时一样。

自从他和孙哲平结伴行走江湖以来就很少好好看过星星了,在外边不似在百花谷,张佳乐比以前乖巧懂事得多,也不再好意思大半夜摇醒睡得死沉的孙哲平陪他一起培养兴趣陶冶情操。

可是明天就要与那个斗神叶秋一决胜负了,张佳乐有些兴奋也有些紧张,翻来覆去地睡不着,索性翻身下床,爬去屋顶看星星了。

没想到这位斗神行事作风如此放荡不羁,张佳乐原以为他会无视自己径自回房,却没想到他一个鹰踏落在了自己身边。

张佳乐登时警惕起来,右手抚上缠在腰间的鞭子,左手捏着袖中的飞镖银针,瞪着这位不速之客。

叶修看着好笑,双手举起作投降状,表示自己也只是来看星星陶冶情操。

张佳乐将信将疑,放下了武器,哼了一声,还是有些不放心:“我和你不熟啊!你是不是来刺探敌情的!”

叶修乐了:“刺什么探敌什么情,就你那些把戏,早就看烂了。”

他居然说百花谷的独门暗器是把戏?!张佳乐不能忍,手一抖飞出几根银针,却都被叶修从容躲过。

“别闹,快回去洗洗睡了,准备明天受死吧。”

表情嘲讽,语气更嘲讽。

张佳乐气死了,心想明明是你先来招惹我的,我本来好好的在屋顶上呢,你真也要看星星就不会找个别的屋顶嘛。

张小少侠觉得这个叶秋真是太讨厌了,明天一定一定要打败他,于是双手叉腰攒足了气势下战书:“我一定会赢的!”

*******

结果张小少侠这战书下得可能不太赶巧,第二天被叶少侠打了个落花流水。

叶秋依旧是那个不败的叶秋。

不败的叶秋淡定又从容地将第三届武林盟主的桂冠纳入怀中,还不忘似笑非笑地看了张佳乐几眼,嘲讽道:一套打法用个几遍就行了,往几十几百遍上用,烦不烦啊。

张佳乐长这么大还是第一次被如此嘲笑,偏偏嘲笑他的人刚刚把他给打趴下了,实在是气不过,心想这梁子算是结下了。

于是叶修隐退又复出,从叶秋变成了叶修,从叶少侠变成了叶大侠,而张佳乐身边也再没有那个曾与他形影不离的狂傲不羁的狂剑士,这梁子也没解开过。

评论

热度(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