哭了没

【叶乐】皇上,臣妾给您剥个蟹(上)

张佳乐爱吃各种海鲜河鲜,其中最喜欢吃的就是螃蟹。为此,他练就了一手不用工具不用嘴就能徒手剥出螃蟹肉的特殊技能。

叶修对张佳乐的这项技能垂涎已久,曾威逼利诱张佳乐多次,但张佳乐坚持自我不为所动,坚决只给自己剥,别人给他钱他也懒得剥。

————————

有一天,张佳乐穿越了。

他穿成了一个贵妃……男的。

脸还是自己那张脸,名字也叫“张佳乐”,但是这个“张佳乐”打扮得十分风骚,头戴簪花身披绫罗一副要去比美的模样,旁边一个古代丫鬟打扮的小姑娘扯着嗓子喊他“娘娘”。

他在原来的世界耳濡目染过那么多穿越剧后宫剧,知道这是有固定套路的,于是强迫自己冷静下来装失忆,向身边的丫鬟打探消息。

那丫鬟也是个傻白甜,一问就什么都说,她说这是兴朝,国号为兴年号为耀。

兴朝……张佳乐心想这可真够“新潮”的,感情自己不是穿越到古代,直接穿到平行世界异次元去了!

不过既来之则安之,搞清设定保好小命才是最重要的。

于是他努力接受了这种设定,继续打听:“那当今圣上姓甚名谁呀?”毕竟是自己名义上的老公,要搞搞清楚的。

丫鬟一脸惊恐:“”娘娘,难道您连叶姓王朝都忘了?!”

“……当今圣上……是不是叫叶修?”

丫鬟给吓哭了:“娘娘,您怎么可以直呼圣上的尊名?!这是大不敬,被听到了是要砍头株连九族的呀!”

“靠!”张佳乐怒摔枕头,“砍死我算了!怎么又是他?!”

张佳乐想不通,他在原来的世界处处被叶修欺压也就算了,为什么这都穿越了,他还不肯放过自己?!自己穿成了什么贵妃,结果他就是皇上——怎一个惨字了得!

不过张佳乐不知道这个世界的“叶修”是怎样的,也许是个没脑子的大昏君呢?

于是他赶紧继续打听:“那皇上平时……额……和我关系怎么样?”

他实在没脸问出自己受不受宠,只好运用自己所有的文学素养找了个相对委婉的说法。

丫鬟瞬间换上了一副同情的表情,眼带怜悯的看着他,“娘……娘娘,您别难过,您长得好看又琴棋书画样样精通,皇上总能看到您的!今晚的晚宴就是个好机会!娘娘您好好表现,保准皇上的魂都被您勾走了!”

张佳乐瞬间大喜过望——太好了,他不受宠,就意味着没人在意他,也没人来搞他和他宫斗,远离了所有的腥风血雨啊!

“等等……你刚刚说什么晚宴?”

“皇上今晚在御花园设宴,所有贵妃都要去的!”

张佳乐赶到御花园的时候,差点想转身走人。

因为他看见了穿着大红裙子走路婀娜多姿的“韩文清”,身着一袭白裙向侍女们抱怨御花园的路走得他脚疼的“张新杰”,还有脸上挂着泪痕坐在席上显得楚楚可怜的“周泽楷”,以及坐在自己对面心无旁骛照镜子的“王杰希”,还有“黄少天”、“喻文州”、“孙翔”…………

他颤抖着双腿,被侍女搀扶着坐在自己的席位上,一脸呆滞的看着眼前的魔幻场景。

张佳乐是个没心没肺的乐天派,要搁平时,早就乐得滚到地上笑出眼泪来了,可此时此刻,他却只想哭——这一切实在是太诡异了,诡异到了极致,他只想快点逃离这个荒诞的世界。

“皇上驾到——!”一个小太监扯着嗓子喊着,贵妃们瞬间安静下来,整齐的朝着皇上毕恭毕敬的行礼:“参见皇上!”

张佳乐也动作笨拙的跟着行礼。

“爱妃们免礼免礼。”顶着叶修脸的皇上笑嘻嘻的说,微眯着眼睛一脸“九五至尊王霸之气”的从容。

靠!这个世界的叶修怎么还是这么嘲讽气人?!张佳乐惊讶。

酒宴嘛,那么多貌美如花的妃子们聚在一起,肯定要做点什么事的。

于是叶皇上就说,爱妃们来表演才艺助助兴吧。

张佳乐内心顿时咯噔一声。

天可怜见的,他一个“死宅男”,最大的本事就是打游戏,至于才艺——他只在小学的时候被逼着上了几节芭蕾舞蹈课,还是因为每个班都有固定的男女名额,但是没有男生想去,于是就一起坑他把他推了出去,还美其名曰“张佳乐同学的形象适合芭蕾!”——真是往事不堪回首。

于是张佳乐果断低下头装鹌鹑,内心默念“你看不见我看不见我看不见我……”。

从一开始就撑着头作贵妃醉酒状的美男子“周泽楷”周贵妃涨红着脸站出来,声音轻轻柔柔的说,我……唱曲子……。

皇上点点头示意他唱。

于是他顶着那张沉鱼落雁闭月羞花的帅脸,唱完了一支不知名的乐曲,张佳乐没听过,也不知道好不好听,不过反正很好看!

周贵妃唱完之后,就眨巴着眼睛期待的盯着坐在上位的皇上,一脸求表扬求夸奖的模样。

叶皇上抚手大笑说:“小周唱得好听。”

周贵妃一听到皇上的夸奖,顿时既开心又羞涩,脸红得都快要烧起来了。

旁边一直默默坐着喝酒吃菜的“韩文清”韩贵妃好像不服气似的,突然放下筷子,面色通红的说:“臣妾愿给皇上舞剑。”

张佳乐刚喝的一口酒就这么喷了出来。

妈呀!!!夭寿啦!!!老韩自称臣妾啦!!!

他这一口酒喷的气势惊人,惹得周围人都看过来。

韩贵妃转过头来,狠狠瞪了张佳乐一眼。

张佳乐内心泪流满面:这才是我认识的老韩啊!刚刚那个脸红害羞的是什么鬼?!

没想到他刚感慨完,韩贵妃又转回头去,继续红着脸给叶皇上抛媚眼去了。

张佳乐:…………

张佳乐本想继续低头装鹌鹑吃汽锅鸡,刚刚夹起一块上好的腿肉,皇上发话了:“张爱妃啊,来给朕表演个什么助助兴?”

张佳乐正沉浸在他的汽锅鸡中无法自拔,两耳不闻窗外事根本没听清叶皇上点名的是哪个爱妃,继续和鸡腿肉搏斗。

这真是让叶皇上很没面子啊!

旁边的侍女也是个挺机灵的,一个箭步冲上去狠拍张佳乐的肩:“快!皇上喊你展示才艺!”

张佳乐愣住了,手里的鸡肉应声滑落在盘子里,只剩两只油乎乎的手维持着拿鸡腿的姿势,尴尬的凝滞在半空中。

我靠这个“叶修”神经病吗?为什么突然cue自己?!呆滞过后,张佳乐叫苦不迭,一个劲在心里谴责这个不靠谱的皇帝。

才艺……自己哪里去找什么才艺啊?!

正骑虎难下之时,张佳乐眼睛一瞥,自己桌上一只煮得红彤彤的大肥螃蟹映入眼帘。

张佳乐灵机一动!

——“皇上!臣妾给您……剥个蟹吧!”

评论(7)

热度(6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