哭了没


叶修朝着张佳乐招招手,张佳乐一脸警惕,紧张兮兮的说你又想坑我是不是啊。


叶修笑着说等你过来就知道了。


于是张佳乐嘴上虽然一万个拒绝,双腿却还是迈了过去。


叶修猛吸了口烟,然后圈住他,在他面前吐出个烟圈。


张佳乐被呛得咳嗽出声,双手推拒着叶修,却没用力,脸颊有点红扑扑的说你干什么呀,说好了不坑我的。


叶修笑了笑,也不回话,自顾自揽着人,亲了一口他的脸颊。


又觉得不够过瘾,于是凑过去,贴上张佳乐柔软又温暖的嘴唇。


果然是草莓味的。他想。


哎呦你干什么,不怕被人看到!张佳乐乖乖不动任叶修亲,等他亲完才埋怨道。


而且你又没剃胡子,戳死我啦。张佳乐伸出手指戳了戳叶修的下巴。


叶修闻言摸了摸自己的下巴,嘿嘿笑着说,好像是好久没刮了,那你帮我呗。


好好好,回去帮你刮……草莓味的张佳乐嘟囔着,又在不知不觉中和叶修签下了丧/权/辱/国的不平等条约。


那以后可要一直帮我刮了。烟味的叶修笑了起来。


评论(2)

热度(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