哭了没

【叶乐】决赛之后





那是第四赛季的决赛。


百花这赛季并不理想,早早被淘汰,经理便组织全队一起飞去观看决赛,也算是近距离积攒经验。


那场决赛是叶修输了。


那个强得无法无天,无懈可击,称霸联赛三个赛季的荣耀之神,居然倒在了气势正盛如日中天的霸图脚下。


张佳乐一瞬间有点呆住了。


明知道没有人可以常胜不败的,却不知道为什么就是觉得奇怪。





张佳乐是在体育馆外的花坛看见叶修的。


男人正抽着烟,半个身子笼罩在旁边树枝投下的阴影里。


他见过这个男人的那么多种模样——从容不迫的,游刃有余的,强大的,胜利的……却独独没有见过这种样子——失败的,落魄的,疲惫的。


他觉得新奇,却也像是突然失去了安全感似的慌乱不知所措。明明是别人的事情,自己怎么会这么不知所措呢……想不通,也没有去细想。


“张佳乐。”被阴影笼罩的男人低声叫他的名字。


叶修的声音总是带着无法形容的沙哑,据说这叫烟嗓,抽烟抽多了才会有。


可张佳乐觉得他天生就该是这副嗓子的,低沉、沙哑,又不知道为什么能让人觉得安心。


一听见他的烟嗓,张佳乐就觉得叶修还是那个叶修,仿佛不会失败,也没有失败。


“老叶……原来你也会输啊……”他的声音微弱到像叹气,也不知道是说给谁听。


但叶修显然是听到了。


“没想到你这么崇拜哥。”依旧是那副从容自若的语气,听不出情绪。


“滚,别自恋了。”


张佳乐不知道该怎么跟他正正经经的谈心,或者说,他不懂要怎么“安慰”叶修,于是半真半假的做出被气到的模样,转身作势要走人。


叶修伸手,提溜住他光滑洁白的后颈,将他像拎小猫似的提回来。


“为什么又躲?”


张佳乐就又蔫了——确实是自己来找他的呀,现在逃跑又算怎么回事……


叶修实在是个很奇怪的人。


上一秒怀着坏心眼逗弄着把别人气到跳脚,下一秒又能恰到好处的控制住局面,他自己依旧是那个波澜不惊笑着的绅士,被他气着的人倒像是在不识相的无理取闹。






“老叶你知道吗,你跟老韩正面硬刚那里,我在心里狂给老韩喊加油呢。”


“怪不得我打了好几个喷嚏,原来是你在咒我。”叶修也不恼,依旧风轻云淡的开玩笑。


张佳乐被逗笑,想了想又反驳说:“又满嘴跑火车……那么多人都盼着你输在心里咒你呢,你岂不是打喷嚏打死了?”


叶修笑说:“别人的我没感觉,就你的有。”


张佳乐好像是听懂了他的话,又好像没听懂,低下头不说话了。




“下次还来吗?”


“来什么?”张佳乐疑惑。


“来给我喝倒彩啊。”叶修吸口烟,含糊不清道。


张佳乐笑了:“不来啦不来啦。”


“下次站在那里的就是我啦,轮到你给我喝倒彩了!”


“就那么肯定我会在心里咒你?”叶修乐了。


“不然呢,还指望你做出什么好事来?”张佳乐瞪他一眼,好像他说的是什么浑话似的。


“又不是人人都跟你一样幼稚,张佳乐大大。”他笑着,是一贯波澜不惊的笑,可似乎又多点不同于平时的暖意。




评论(2)

热度(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