哭了没

【叶乐】小城大事(1)





张佳乐踏进酒馆的时候一眼便注意到了那个奇怪的男人。


明明长相轮廓分明是不可多得的俊帅风流,却身着奇怪的衣服,黑灰外袍上四处打着补丁,左手边还放着把奇怪的大伞,惹得张佳乐疑惑的探头往窗外望——的确是万里无云的晴朗天,也不曾有丁点要下雨的迹象。


张佳乐虽好奇心旺盛,却也不至于为了这点小疑惑做出什么举动来,只是他东张西望了半天也不见这吵吵嚷嚷的小酒馆里还有什么空位,只有奇怪男子那桌上除他以外一个人都没有,想来也是被他那怪异的气场吓退了去。


无法,张佳乐只得硬着头皮坐在了那男人对面,坐下的时候还冲着人傻乎乎笑了笑,算是打过了招呼。


他招来店小二,有点不好意思的说来碗阳春面就行,其他的什么都不要。


那个店小二看张佳乐一身绯红色一看就价值不菲的华裳,还以为来了什么出手阔绰的富家子弟可以狠狠宰上一笔,却没想这人只是衣着华丽,报出的菜名却如此的寒酸,便略带鄙夷的哼了一声。


张佳乐自己也觉得尴尬。他自滇南来到中原,虽然师傅给了他不少盘缠,可他一向是个花钱没什么数的主,又是第一次见识到中原的花花世界,看什么都觉得新鲜有趣,再加上不太懂中原的风俗,一路上也没少被人坑,等反应过来的时候,身上已经不剩多少银两了。


他已经连着好几天馒头就着咸菜度日,这次来吃碗阳春面都算是改善伙食了……这么一边瞎想着,一边又打探了下对面的男人,那人正气定神闲的吃着面——也是阳春面。


张佳乐正自感叹着同是天涯沦落人啊……还没等他惆怅完,突然一声巨响,把他吓得差点从椅子上跳起来,他回头一看,小酒馆的门被硬生生的踹了开来,门板被踹得散落在地上,简直惨不忍睹。


直到几个打扮得流里流气的壮汉从被踹破的门里鱼贯而入,张佳乐才猛然反应过来,这是遇上打劫的了。


张佳乐内心暗道不好,果然,那群歹徒里领头模样的那个壮汉环顾了一圈,最终眼睛定在了他身上——这副招摇的打扮,说不是富贵人家的小少爷都没人信。


那匪徒带着人朝自己走来,张佳乐正想站起身迎战,才惊觉那个带把伞的奇怪男子依旧面不改色的吃着面条。


酒馆里的人看见这一大帮子地痞流氓早就麻溜的四处逃散跑干净了,只剩这个人跟个没事人似的,该吃吃该喝喝,再看他那打扮,也不像是什么世外高手,身边连一样武器都没有,这样都光顾着吃不逃命,是饿死鬼投胎还是个傻的啊?!


张佳乐又惊又急,赶忙推了那个男人一把,好心劝道:“大哥你快别吃了,去别处避一避吧,不然我们等会儿打起来殃及到你!我的暗器可不长眼睛!”


“没事,不用管我。”那男人幽幽道,依旧不动如钟,一副事不关己的淡然模样,平静的继续夹了一筷面条。


“你……唉!”张佳乐恼得不行,深觉和这个奇葩讲不通道理,也便不再管他,攥紧了手中的暗器,脚下一用力就轻巧的飞身出去,接连甩出数十根银针,那群歹徒瞬间倒地了两三个,张佳乐正想继续扔暗器,却发现自己这轻轻一跃的功夫早已跃到人群后方去,正对着歹徒,也正对着那个还在吃面的大哥。


张佳乐瞬间气得要吐血,他要是继续扔飞针,那密密麻麻不长眼睛的针势必会伤到就在那群土匪正后方的大哥……


那群地痞流氓倒也不傻,就趁着他这一愣神的功夫,赶紧抓住破绽乌泱乌泱的围攻过来。


张佳乐最擅长的便是轻功和暗器,近身肉搏从来都是他的弱项,现下这一亩三分地的小酒馆,即使他有多么出神入化的轻功也完全施展不开,而暗器又不能用——他只能往后退着躲避那群流氓毫无章法的拳头和砍刀。


他纵有通天的本领,赤手空拳之下也被数十个人围到了逼仄的角落里,眼看着退无可退,而三四个人的刀虎视眈眈的作势要朝着自己挥来。


张佳乐一边绝望的想着自己的一世英名就要被几个土匪流氓给毁于一旦了,一边想开口求几位大哥放过他,反正自己身上也不剩几个钱了,都拿走还不成吗。


结果还没等他没骨气的求饶,那几个原先还举着刀一脸凶神恶煞气势汹汹的壮汉转瞬间全部哀叫着倒在了地上。


…………难道自己的内功已经在不知不觉中修练到如此境界,都能用意念打人了?!张佳乐自己都吓了一大跳。



“不是跟你说了不用管我吗?”


耳畔,一个声音略显低沉的男人轻笑道。


张佳乐僵硬的转过头,眼前是一张略带戏谑的俊脸。


“你……你……”张佳乐颤抖着手指着眼前的男人,“你是那个吃面大哥?!”


“吃面大哥”抖了抖他那把怀异的大伞,甩出几滴血珠出来,看着张佳乐这副目瞪口呆的样子乐道:“什么吃面大哥,你就这么对自己的救命恩人?”


“你还说!要不是你我早就把他们打得屁滚尿流了!”


“所以我不是说了不用管我吗。”


“我怎么知道你会武功啊!你又不说……”


“是你自己傻。”


“我怎么傻了?明明都怪你!”


“行,都怪我,怪我没看出来你这么缺心眼。”


“你不要脸!!”






tbc



老叶:装逼如风,常伴吾身。


评论(1)

热度(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