哭了没

【叶乐】不应当,我只是一朵小fafa(中)

ooc,雷,慎入


张佳乐真的没想到,叶修居然是这么一个无情无义还无耻的大坏蛋!

在张佳乐不抛弃不放弃打破砂锅问到底的精神下,叶修终于将把张佳乐强行带离深山老林的原因缓缓道来。

“因为你有趣。”

张佳乐听见这话的时候两眼一抹黑差点没晕过去,合着他这是在耍自己玩!而自己居然真的傻乎乎跟着他走了。

醒悟过来的张佳乐不干了,吵着闹着要回家,他宁愿保持着花的原型在深山中再苦苦修行五百年,也不想再和这个莫名其妙怎么看怎么阴险狡诈的除妖师多待一分钟!

“别闹。”叶修一把抓住刚想脚底抹油开溜的小花妖,“如果你不想修为尽毁的话。”

叶修用的力不大,可他却怎么也挣脱不了,果然是除妖师天生克妖吗……

“你威胁我?”他警惕地瞪着叶修,不太敢动,但眼神却饱含着幽怨和控诉。

“我没有威胁你,你被我注入真气瞬间提升了五百年修为,元神极不稳定,你自己控制不了,没有我陪着你,随时可能修为尽毁而死。”

叶修说的认真,张佳乐听的更认真,一听到死,汗毛都竖了起来,也不管叶修说的是真是假是不是在哄骗自己,就不管三七二十一着急发问:“那怎么办?”

叶修扯了扯嘴角:“不怎么办。你跟着我,我保你平安。”

语气像街边拉着路人忽悠的无良神棍。

张佳乐很不幸的是个特别好忽悠的妖,深以为然,热泪盈眶地双手揪住叶修的衣服下摆:“说好了,你一定要保护我……你把我带出来的,得对我负责!我要是死了,变成厉鬼都不会放过你。”

还顺便附赠了一个他想象当中的厉鬼应有的凶恶表情。

叶修十分配合的拍了拍胸口,一副被吓到的样子。

“放心吧,跟着我不会有事的。”他摸了摸小花妖的头。

张佳乐睁圆了双眼,愣愣的点了点头。

他虽然只是个小花妖,但从小的心愿就是经过千年的修炼,修炼出人形,走出大山去浪迹天涯。所以从某种意义上讲,叶修也算是助他完成了心愿。

虽然这个叶修猥琐了点不要脸了点神秘了点,但是张佳乐不得不承认,他非常强大。

————————

他们出了山之后就歇息在山下一个叫百花镇的地方,这镇子不大,却挺繁华,两人横竖都没什么事情干,就在镇上乱逛。

张佳乐是第一次下山,见什么都觉得新鲜,这里瞧那里看,可他又没有作为人的尝识,什么都不懂,看见好玩的就要揪住叶修问这是什么,走到哪问到哪,简直是十万个为什么。

绕是叶修,也有点受不了这十万个为什么的荼毒,于是随便拿起了个路边小贩摊子上的花簪子,指着上面的花,有点欠揍的开口:“喏,你亲戚,打个招呼。”

张佳乐一看这摆明了敷衍自己的态度气不打一处来,气急败坏道:“你有病啊!这是假的!”可是目光却不由自主的被这花簪子给吸引。

这花簪子不知道是用什么制成的,通体银色,只有那花是浅浅的桃红色,小巧轻盈。

这花还真有些像自己的本体,张佳乐暗自嘀咕。

“我就说是你亲戚你还不信,明明和你长得一模一样。”叶修略有些得意的说。

张佳乐罕见的没被激得跳脚,仿佛没听见似的,继续聚精会神的盯着簪子看。

“你很喜欢?”

“嗯……”

“那买了吧。”

“什么是买?”

“就是用银两交换。”

“什么是银两?”

“…………”

等到叶修把簪子放在他手里的时候,他还在纠结买和银两之间的必然联系。

“谢谢。”他非常认真的表示道谢,还用头蹭了蹭叶修的肩膀,这是他们花妖表达感谢的方式。

“值不了几个钱,你不用以身相许。”

“你就不能不说话吗!”

“当然了,你要是非要以身相许,我也可以勉强接受。”

“……闭嘴!”

————

张佳乐小心翼翼的把花簪子插在自己挽起来的头发上,还转了个圈蹦跳了几下,确认不会掉下来,终于满意了,这才严肃的问叶修:“怎么样,好不好看?”

叶修沉吟了一会儿,给出了比较中肯的意见:“好看是挺好看的,但是我们一般不会戴这玩意儿。”

“你睁眼说什么瞎话!这里四处都是戴着这些的人!”张佳乐一边控诉,一边伸手指着街上打扮得花枝招展的女孩们。

“没错,因为她们都是女的……”

张佳乐仔细观察了一下,蓦然反应过来,一下子蔫了,垂头丧气地抬手想把簪子摘下来。

“戴着,别摘了。”叶修突然飞速抓住了张佳乐的手。

“为什么?你不是说男子不能戴吗?”

“我什么时候这么说了?”叶修无奈,“你想戴,没人会拦着你。”

“哦……”张佳乐似懂非懂的点了点头。

“还有,万一你走丢了,我也方便找你。”

“为什么?”张佳乐光顾着好奇,都忘了反驳叶修自己哪有走丢过。

“我可以问路人,见过一个头上戴花的奇男子吗?”

“……滚!”

tbc

————————

老叶(指着路边的不知名野花):快看,你亲戚,快打个招呼。
乐乐:我是谁?我在哪?我对象是不是有病?(好丢脸哦我得跑.jpg)

评论

热度(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