哭了没

【叶乐】我生病了,你要对我负责


一个没头没脑的沙雕片段
ooc



张佳乐此刻的内心十分复杂。

他小心翼翼的敲了敲阳台关着的玻璃门,对着阳台上那个孤独伫立着的背影发问:“你在干什么?”

叶修回过头,扬了扬手里的烟。

“靠,你有病啊!”张佳乐忍不住惊叫出声。

实在不能怪张佳乐咋咋呼呼大惊小怪,对于他这种大冬天恨不得把自己裹成粽子直接下锅的怕冷人士来说,叶修这种在气温逼近零度的大冬天只穿单衣单裤呆在露天阳台上一手撑栏杆一手夹烟吞云吐雾的行为简直就是反社会反人类的。

“抽完这根就进去。”叶修随口说,嗓音低沉,充满着王霸之气,十分符合他此时叼着烟撑着栏杆俯瞰全小区的帝王之姿。

张佳乐很想说大哥你莫装逼,装逼要遭雷劈你晓得伐。

“您慢慢抽……”但是他最终决定不再和这个装逼犯多费口舌。

««««««««««

叶修发烧了,39度多,有点吓人。去挂了点滴吃了药,再呆在医院也没用,医生叮嘱回去静养。

鉴于叶修生病勉强算是不可多见的奇观,张佳乐出于人道主义精神送上了慰问。

叶修仰面躺在床上,双手交叉枕着头。

张佳乐坐在一旁,正和一只大苹果作斗争,力求不削断苹果皮,展示一下他出神入化的削苹果绝技。

“你还好吧?”作为一个善良又细心的人,张佳乐一边削苹果一边还不忘关心病人的状况。

叶修气定神闲道,“还可以,死不了。就是有点空虚寂寞冷,今天有个野图boss……”

“你想得美!病好之前别想碰电脑。”张佳乐毫不留情的打断他,并附赠一个翻上天去的白眼。

“我以后还是不去阳台抽烟了,风太大,太尼玛冷了。”叶修颇为真诚的说。

“你还知道冷啊,那你还去……”张佳乐没抬头,没停下削苹果的手,只嘟嘟囔囔着责怪叶修。

“那不是都因为你吗。”

“嗯……嗯???”

“你不是说过不喜欢烟味,不想吸二手烟吗?”

“我是说过,但也没让你大冬天的穿那么点去外面抽烟啊?我又不是魔鬼!!”

“你害的,你得对我负责。”叶修根本没理有炸毛趋势的张佳乐,依旧瘫在床上,一副讹定你了的架势。

张佳乐没想到这年头,碰瓷的手段已经发展到如此高超了。忍无可忍无需再忍,张佳乐一拍大腿,手里还差一步就削完的苹果皮应声而断。

“负责个鬼!不管你了,你自生自灭去!”

教科书般的炸毛,紧接着就是摔门而去,一整套动作理应行云流水非常熟练。

只可惜叶修在张佳乐摔门而去前叫住了他。

“张佳乐”

“干嘛?”他气冲冲的回头。

“把苹果留下,别残害粮食。”

张佳乐差点被激得双腿一软气晕过去,但还是努力稳住心态,调头往回走去,刚想把苹果拍在床头柜上,却发现从身旁伸过来一只熟悉的手。

他被拉倒在床上的时候还有点懵,直到看到眼前叶修因距离过近而被放大的脸。他有点手足无措,手脚并用的推了推身上覆盖着的身体。

“你……你……”他明明想说你快起来,但不知道为什么你了半天也你不出个所以然来。

“你什么你,我可是病人,你真要让我自生自灭?”他们的距离过于接近,叶修说话时喷出的热气悉数喷在他的耳垂上。

叶修几乎是近距离眼睁睁看着眼前的人的耳朵由白变红的全过程,心情有些愉悦。

张佳乐在内心怒斥叶修仗着生病就无法无天不要脸的恶劣行为,但是双手却环上了面前的人的脖子。

“我……我照顾你,你快点好起来。”他听见自己细如蚊蝇的声音。

他不知道叶修听到没有,明明是自己说出口的话,却又羞耻尴尬的不行,伸手猛拍叶修的后背:“快起来!压死我了!”

“你下手轻点成吗,我可是病人。”

“快点!你是不是想传染给我啊!”

“……糟了,忘记这茬了。”

««««««««««

三天后,叶修好了,张佳乐发烧了。(不


end




评论

热度(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