哭了没

[叶乐]睡衣

又是一个沙雕片段




外面烈日炎炎,叶修和张佳乐两个弱鸡宅男确认过眼神,双双打定了主意不出门半步,和空调时刻保持亲密距离,天天穿着睡衣在屋里溜达。

直男本直叶修套着条大裤衩,在客厅抽着烟,碰巧撞上了刚从房间出来的张佳乐。

——穿着粉色兔子睡衣套装的张佳乐。

就是帽子上带着两个兔耳朵,屁股上缝着个毛绒绒的团子团当兔尾巴的那种,不知道设计师是咋想的,也不嫌屁股硌得慌。

“你这睡衣还挺别致。”叶修十分耿直的说。

张佳乐一听就不出所料的炸起了毛:“这是以前随便买的!平时穿的找不到了!”

转念一想,自己解释个什么劲,不是此地无银三百两吗,于是又瞪着眼睛装作恶狠狠的说:“你管我穿什么啊!”

“是是是,管不了,你想裸奔我也不介意。”叶修挑挑眉,摸着下巴做了个浮想联翩的表情。

张佳乐白他一眼,不打算继续纠缠下去,叉着腰就要从叶修身边高冷路过。

叶修看着张佳乐走起路来屁股后面那个一晃一晃的小团子,心里有小猫挠似的痒痒,便控制不住手贱揪了一把。

张佳乐本来还故作高冷的走着路,突然觉得被一股力拉着向后扯了扯,急忙回头看去,却见叶修手里捏着个毛团团,正一脸无辜的看着自己。

叶修本来也只是想试试手感,没想到这小团子这么不禁揪,心下忍不住暗骂了一句无良商家。

“靠!我的尾巴!!!”

张佳乐气的要扑上去掐叶修的脖子,誓要给自己莫名其妙牺牲的尾巴报一箭之仇。

叶修被逗笑了,镇定自若任由张佳乐抓着自己脖子,哄孩子似的揉了揉面前人的长发:“乖,别闹,哥赔你不就好了。”

张佳乐当然不能把叶修直接掐死,最后只是气呼呼的缩回了手,并高冷的拒绝了叶修的自愿赔偿要求,直接扭头走人。

————————————————

几天后,张佳乐收到一个匿名快递,他不太敢拆,毕竟他拆到过好几次黑粉寄的危险物品,但又抵挡不住自己旺盛的好奇心,最终还是警惕又小心翼翼的拆开了。

里面静静躺着一件兔女郎套装,张佳乐面红耳赤的拎出来想看看是不是自己眼睛出了问题,却抖出一张纸条

——说了赔给你就一定会赔的。

评论

热度(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