哭了没

【叶乐】young and beautiful






张佳乐离开霸图的时候天正下着小雨,一切都雾蒙蒙的,连带着他的双眼也变得雾蒙蒙起来,看不真切。


他背着包,在俱乐部附近的街头漫无目地的游荡,走累了便坐在一旁的花坛沿上,慢吞吞掏出手机想拍张风景照,算是调节心情留下点纪念,却惊觉相册里多出了一张从未见过的照片。


照片上是花,无穷无尽的花,花海围簇的正中央有一个略显模糊的人,他大大张开着双臂,似是要飞翔的姿势,又好像是在原地欢快的转圈。


————————


苏黎世,中国队在苏黎世步履维艰的闯进了决赛圈,却在第一场就败下阵来。


一行人垂头丧气的坐在机场等待回国的航班,张佳乐也安静的坐着,却发现不知道什么时候眼泪滴落下来,弄湿了自己垂在腿上的手背,一时间有些怔愣。


队友们都或难过或同情或惊讶的看着他,却没有人敢接近他。


只有叶修自然的走过去,在他身旁坐下。


“比赛结束了不哭,现在才哭,反射弧是不是有点长?”他附在张佳乐耳边轻声问,用一个暧昧的姿势。


“我要走了……叶修,我要走了。下次来不了,这里有好多好看的……没去过,走了就看不到了……”张佳乐哽咽着不停的说,前言不搭后语,毫无逻辑可言。


可叶修听懂了。


“那我们现在就去看。”他说。


张佳乐睁着溢满泪水的双眼疑惑的抬头,而叶修却不给他反应的机会,扯过他的手肘将他拉起,而后又扣住他的手腕,奔跑起来。


——像是每一部唯美的爱情电影里拉着心爱的女孩奔赴天涯海角的男主角。


等在异国他乡的街道上等电车的时候,张佳乐才真切的体会到这一切有多诡异。


“你怎么那么幼稚?”张佳乐忍不住吐槽道。


“被你传染了。”叶修笑道。


领队抛下自己的队员,错过航班,众目睽睽下上演一场滑稽的“私奔”,只为了去看一看异国他乡的美景。


说出去没有人会信,甚至连叶修自己都有些哭笑不得。 他不得不承认,这并不是他截至目前波澜壮阔的人生中做过的最疯狂的事,却的的确确是最幼稚的一件事。


“他们不会有事吧?”张佳乐还是忍不住担忧的问。


叶修笑道:“能有什么事,工作人员会带着他们登记的,又不是缺了我飞机就不飞了。”


“你还不如担心担心自己,别让我把你卖了。”他又调侃了一句。


张佳乐并不接茬,只是好奇的东张西望,问叶修,你要把我带到哪去呀。


叶修说,到了就知道了。


——又像是给心爱的女孩笨拙的准备惊喜的男主角。


————————


他们一路坐车又乘船,折腾了几个小时,总算有惊无险的到达了目的地。


映入眼帘的是一片花海,真正的,无边无际的花海。


张佳乐看得有些愣住,而叶修问他知道这是哪吗,张佳乐恍惚的摇了摇头。


叶修无奈道:“你心也真大,不怕我带着你走丢吗?”


“不怕……我们一起走丢就不怕。”


他用最平淡的语气说出这句天真烂漫到让人啼笑皆非的话,却让叶修心惊肉跳。


叶修给张佳乐科普,说这是玫瑰花园,张佳乐却全然听不进去,他奔跑起来,在花海的中心旋转,如同电影里美得摄人心魄的女主角在男主角为她打造的奢华城堡中笑、闹、奔跑、旋转,尽情舞蹈。


仿佛整个花园只为他一个人盛放,阳光也只照耀在他一人身上,其他的一切都黯淡无光。


闹累了,他便停下来,跑回叶修的身边,轻声对叶修说道:“我要退役了。”


叶修没说话,张佳乐便继续讲。


“退役之后我想去旅游,说起来这还是我第一出国呢。”


“你去过哪里吗?哪里比较好玩?”


“我还想回K市开花店。我打听过了,攒的钱足够买好几个门面,但是K市最不缺的就是花店……”


“你说我在网上卖鲜花饼怎么样?这算不算赚粉丝的钱……可我也不剩什么粉丝吧,应该卖不出去……”


“叶修,你有没有听我说话?”


“在,我在听。”他回答的时候笑容过于温柔了,让张佳乐近乎哽咽。


“叶修……其实我挺喜欢你的。”


叶修笑了笑,而后吻上他的唇——


“我也是。”


————————


张佳乐给叶修发消息:


我手机里的照片是你给我拍的吗?


是啊,那天你去疯的时候把手机塞我这了,随手拍的。

觉得不好看就删了吧。


好看,很好看。


拍得都看不清脸了,怎么看出好看来的?


就是很好看……

谢谢。


他自顾自的道谢,然后迅速退出,指尖划过屏幕,把页面切回了照片,仔细的端详。


照片里的自己美得耀眼,太阳照在他身上,使他如钻石般闪耀。


——他确信这会是自己人生中最美丽的一张照片,也是最美的一段时光。


又静静的看了一会儿后,他再一次滑动指尖,将它删除。


他们的相遇是也只能是人生路上有趣的巧合,浪漫的插曲。当舞台的帷幕落下,他们终将回归自己的世界,两个全然不同、毫无交集的世界。


他不可能一直是那颗熠熠生辉的钻石,那个男人也不可能成为他永远的太阳,但闪耀过便好,因为所有的美丽都短暂。


end


He's my sun,he makes me shine like diamonds.





张佳乐对叶修说我们去看海吧,来Q市那么久一次都还没去过呢。


然后两个人什么都没准备就打车去了最近的海滩。


这是张佳乐第一次亲眼看见海,和想象中的有些不一样,这里并不比电视上图片里让人头晕目眩心驰神往的碧水蓝天阳光海滩绝妙美景,可张佳乐还是很开心,觉得很浪漫。


他脱了鞋子袜子想拉着叶修一起去踩水玩,去海滩边漫步,就像电视剧里演出来的一样。可叶修不为所动,只说年纪大了闹腾不动,张佳乐一开始不死心,还想说些什么,却见叶修默默掏出一支烟点上,摆明了不想跟着他胡闹。


张佳乐便气哼哼的一个人跑去了水里,水很浅,刚漫到他膝盖。


他弯下腰用双手舀了一抔水在手心,维持着双手并拢与胸口持平的怪异姿势,一摇一晃的走到了叶修跟前。


他将手里的水尽数倾洒在叶修手上正燃着的烟头上。叶修静静的看着,并不躲开。


其实水早就不剩多少了,大多都从指缝间溜了出去,只剩零星的几滴,可也足够将忽明忽暗的火星熄灭。


张佳乐盯着灭了的烟头满意的扬了扬头,脑袋后的小辫子像条小尾巴一样跟着左右晃动,然后幼稚的人满怀着恶作剧成功的喜悦,转身一溜烟跑回去玩水了。


他赤着双足在沙滩上四处乱踩,时不时伸腿在浅浅的水里晃动,一个不小心没站稳踩了下去,溅起来的水花砸了他满身满脸,他笑着抹抹脸,不信邪的继续抬腿,用单脚保持平衡,抬起来的腿继续拍打着海水。


叶修依旧举着湿漉漉的烟,目不转睛的看着快要和天和水融在一起的张佳乐。


水算不得清澈见底,天也没有万里无云,只是张佳乐依旧是生动而鲜活的,像是单调的世界里唯一一幅色彩斑斓的画。


【叶乐】情书








张佳乐总是嫌弃叶修过于老气,品味总是跟个老头似的,走起路来也像公园里遛鸟的老大爷,叶修却笑说那是你没见过我年少轻狂的时候。


张佳乐说你可别唬我了,我出道那年见你,你就是那副少年老成的样子了,还抽烟——看上去跟个颓废青年似的,你是不是没有天真烂漫的青葱岁月啊!


他这一说,就停不下来了,便不停的吐槽第一次见叶修时候的情形来。


老叶你说你过不过分,你自己抽烟就算了,居然还教唆我和大孙一起抽,幸好我和大孙洁身自好没有和你同流合污!


叶修说这怎么能叫教唆呢,这是前辈给后辈送温暖,看老孙长着一张烟民脸好心送他支烟,没想到是个不会抽烟的好青年啊。


张佳乐哼了一声,说你以为谁都跟你似的,老烟枪,你怕不是未成年就开始抽烟了吧,从小就不学好。


叶修娴熟的抖抖烟灰,笑笑不说话。


我靠你还真的未成年吸烟呀!张佳乐大惊捂嘴。


没有没有,哥可是好公民啊,以前还是个学霸来着,校园风云人物,女孩子天天给哥塞情书。叶修笑眯眯的。


张佳乐显然是不信,就你还学霸呢,看你那副吊儿郎当的样子,怎么也不像是读书的料。而且哪个姑娘眼睛瞎了看上你啊!


乐啊,就算你没收到过情书也不用这么羡慕我……


谁说我没收到过!


张佳乐最受不得激将法,特别是来自叶修的激将法,他最讨厌在叶修面前落下风,那可实在太没面子了。


叶修微微眯了眯眼,饶有兴致的问他,是谁送你的?


张佳乐却攥紧了自己的衣角,说不出话来了。







张佳乐确实是收到过情书的。


他学习成绩普普通通,体育成绩中等偏下,没有什么唱歌跳舞打篮球的特长,更没有什么班长或学生会主席这类一看就能产生很多故事的称号,也就长相勉强算好看,可也只是普通的清秀,并没有多帅裂苍穹惊为天人。


所以他的青春里,有且只有收到过一封情书。


往事不堪回首——他赶到信里说的地点的时候,并没有什么娇羞的女孩子等着跟他表白,只有一个虎背熊腰不怒自威目测是学长的汉子直挺挺的杵在那里。


张佳乐心下一惊,以为这大哥是来寻仇的,目测百分之九十九点九九打不过,转身就想溜,却被那老哥捉住手说了一大堆,中心思想就四个字——我喜欢你。


于是张佳乐落荒而逃。


不得不说那位大哥的身高体型气质面相和他今后的队长韩文清有那么一丝相像,导致张佳乐很长一段时间都对韩文清有心理阴影,无法直视他。


虽然没有心理阴影他也不敢直视韩文清。





叶修也确实是收到过情书的。


他不是个学霸,虽然游戏打得牛逼,但学习成绩不至于那么逆天。他是个天赋型选手——就是那种平时吊儿郎当不怎么学习,考试成绩却总是徘徊在中上游甚至上游,非常招人恨那种。


学校的校庆上他又去给突然缺席的钢琴手救了个场,场下的尖叫声就有点止不住了。


叶秋生病了,家里安排了车子到学校来接他去看病,叶修靠在一旁看着叶秋上了车才放心,跟司机挥了挥手算是打过招呼,正要往回走,才发现好几群女生围成一团窃窃私语,“那辆车是什么牌子呀”“富二代富二代”“有点帅”……


他抽屉里的情书越来越多,可他一封都没打开过。


可对青春期的女孩来说,这种冷漠也是帅气又令人向往的,于是他收到的情书不减反增。




所以说人比人,气死人。如若张佳乐知道叶修的这段“风流情史”,指不定会大呼苍天眼瞎气晕过去,所以幸好他并没有相信叶修。





乐啊,别气别气,哥下次给你写情书,写个几十封。


你能写出什么好话来呀,都是损我的吧!


哪能够啊,都是夸你的。


……夸我什么?


你真可爱。





【叶乐】决赛之后





那是第四赛季的决赛。


百花这赛季并不理想,早早被淘汰,经理便组织全队一起飞去观看决赛,也算是近距离积攒经验。


那场决赛是叶修输了。


那个强得无法无天,无懈可击,称霸联赛三个赛季的荣耀之神,居然倒在了气势正盛如日中天的霸图脚下。


张佳乐一瞬间有点呆住了。


明知道没有人可以常胜不败的,却不知道为什么就是觉得奇怪。





张佳乐是在体育馆外的花坛看见叶修的。


男人正抽着烟,半个身子笼罩在旁边树枝投下的阴影里。


他见过这个男人的那么多种模样——从容不迫的,游刃有余的,强大的,胜利的……却独独没有见过这种样子——失败的,落魄的,疲惫的。


他觉得新奇,却也像是突然失去了安全感似的慌乱不知所措。明明是别人的事情,自己怎么会这么不知所措呢……想不通,也没有去细想。


“张佳乐。”被阴影笼罩的男人低声叫他的名字。


叶修的声音总是带着无法形容的沙哑,据说这叫烟嗓,抽烟抽多了才会有。


可张佳乐觉得他天生就该是这副嗓子的,低沉、沙哑,又不知道为什么能让人觉得安心。


一听见他的烟嗓,张佳乐就觉得叶修还是那个叶修,仿佛不会失败,也没有失败。


“老叶……原来你也会输啊……”他的声音微弱到像叹气,也不知道是说给谁听。


但叶修显然是听到了。


“没想到你这么崇拜哥。”依旧是那副从容自若的语气,听不出情绪。


“滚,别自恋了。”


张佳乐不知道该怎么跟他正正经经的谈心,或者说,他不懂要怎么“安慰”叶修,于是半真半假的做出被气到的模样,转身作势要走人。


叶修伸手,提溜住他光滑洁白的后颈,将他像拎小猫似的提回来。


“为什么又躲?”


张佳乐就又蔫了——确实是自己来找他的呀,现在逃跑又算怎么回事……


叶修实在是个很奇怪的人。


上一秒怀着坏心眼逗弄着把别人气到跳脚,下一秒又能恰到好处的控制住局面,他自己依旧是那个波澜不惊笑着的绅士,被他气着的人倒像是在不识相的无理取闹。






“老叶你知道吗,你跟老韩正面硬刚那里,我在心里狂给老韩喊加油呢。”


“怪不得我打了好几个喷嚏,原来是你在咒我。”叶修也不恼,依旧风轻云淡的开玩笑。


张佳乐被逗笑,想了想又反驳说:“又满嘴跑火车……那么多人都盼着你输在心里咒你呢,你岂不是打喷嚏打死了?”


叶修笑说:“别人的我没感觉,就你的有。”


张佳乐好像是听懂了他的话,又好像没听懂,低下头不说话了。




“下次还来吗?”


“来什么?”张佳乐疑惑。


“来给我喝倒彩啊。”叶修吸口烟,含糊不清道。


张佳乐笑了:“不来啦不来啦。”


“下次站在那里的就是我啦,轮到你给我喝倒彩了!”


“就那么肯定我会在心里咒你?”叶修乐了。


“不然呢,还指望你做出什么好事来?”张佳乐瞪他一眼,好像他说的是什么浑话似的。


“又不是人人都跟你一样幼稚,张佳乐大大。”他笑着,是一贯波澜不惊的笑,可似乎又多点不同于平时的暖意。




【叶乐】日常




张佳乐有选择恐惧症。


兴冲冲拉着叶修去买衣服,他左看右看,最后挑中了两件同款不同色的毛绒外套,看这个颜色好看,看那个颜色也好看,脸皱成个包子陷入了纠结。


叶修对自己不感兴趣的事情一向漠然,很显然逛街买东西并不在他的感兴趣范围之内,看张佳乐一时半会儿纠结不完,他烟瘾又犯了,于是慢悠悠踱步走出店门蹲在马路牙子上点燃一支烟。


才抽了没几口,一个中年男人也在他旁边蹲下来点了支烟。


两个人并排蹲在地上吞云吐雾,那个大哥先耐不住寂寞,开口攀谈上了:“你也在等媳妇?女人就是麻烦,喜欢就买,不买就走,哪来那么多破事!”


大哥操着一口带乡音的普通话,有些不耐烦的埋怨道。


叶修笑笑,不置可否,继续吞云吐雾。


大哥自讨没趣,讪讪的闭了嘴默默抽烟。


结果等到这个大哥都带着媳妇走了,张佳乐还是没出来。


叶修站起身,拍拍身上的灰尘,又转悠回了店里。


张佳乐正踮起脚探着头,一脸紧张的四处张望,看见叶修的身影才舒了口气似的放松下来。


“我靠你去哪了?还以为这么没义气扔下我自己溜了!”张佳乐冲到他面前,气鼓鼓的控诉道。


“去抽烟。”


“张佳乐同志,你知道自己在这呆多久了吗?”


张佳乐揪了揪自己头发,有些不好意思,却还是嘴硬着反驳:“你还说!要不是我换完衣服找不到人给我意见,我早选完了好吗!”


“行,我给你意见,你身上这件好看。”


“真的?”张佳乐狐疑道。


“真的。”叶修拉过张佳乐就要往结账台走。


“不行不行!你眼光不可信,我还是觉得之前那件好看。”张佳乐挣开叶修的手,嘀咕着就要去换一件。


“好,那我们买之前那件。”叶修点头称是。


其实他哪知道这件那件的,在他眼里都长一个样。


付完款走出来,张佳乐还在念叨:“老叶你根本就没有品味!”


“你知道我呆在外面解决多少支烟了吗?”叶修无奈道,“沐橙都没你这么麻烦。”


“你说苏沐橙?我还以为她们女孩子挑起东西来比我更慢一点……”


“你低估自己了。”叶修笑着说。


张佳乐愤怒的给叶修甩了个白眼,想想又确实是自己理亏……


“唉……以前陪自己表妹出门逛街还觉得麻烦,没想到等到了自己才发现也有这毛病……你等了很久?”张佳乐闷闷的问道,声音都有些有气无力。


“不算久。”叶修乐了,这副理亏气闷又小心翼翼的样子,怎么看怎么像做错事讨主人原谅、可怜兮兮的小动物。


“抽了多少支烟?”张佳乐瞪眼。


“不多。”叶修睁着眼说瞎话。


“真的?”


“真的真的。”叶修从裤兜里掏出被挤压的有点变型的烟盒,执起张佳乐的手,将烟盒塞在他的手里。“交给你保管,行了吧?”


“怎么觉得我跟电视剧里没收老公私房钱的恶毒女配似的……”张佳乐傻兮兮的想着,话没过脑子就脱口而出。


“这可不就是我的私房钱吗,你不要我就收回去了。”


“不行,我替你收着,这个恶毒女配我当定了!”张佳乐气势汹汹的叉着腰,握紧了手心里还沾染着叶修的体温微微发烫的烟盒。





【叶乐】皇上,臣妾给您剥个蟹(上)

张佳乐爱吃各种海鲜河鲜,其中最喜欢吃的就是螃蟹。为此,他练就了一手不用工具不用嘴就能徒手剥出螃蟹肉的特殊技能。

叶修对张佳乐的这项技能垂涎已久,曾威逼利诱张佳乐多次,但张佳乐坚持自我不为所动,坚决只给自己剥,别人给他钱他也懒得剥。

————————

有一天,张佳乐穿越了。

他穿成了一个贵妃……男的。

脸还是自己那张脸,名字也叫“张佳乐”,但是这个“张佳乐”打扮得十分风骚,头戴簪花身披绫罗一副要去比美的模样,旁边一个古代丫鬟打扮的小姑娘扯着嗓子喊他“娘娘”。

他在原来的世界耳濡目染过那么多穿越剧后宫剧,知道这是有固定套路的,于是强迫自己冷静下来装失忆,向身边的丫鬟打探消息。

那丫鬟也是个傻白甜,一问就什么都说,她说这是兴朝,国号为兴年号为耀。

兴朝……张佳乐心想这可真够“新潮”的,感情自己不是穿越到古代,直接穿到平行世界异次元去了!

不过既来之则安之,搞清设定保好小命才是最重要的。

于是他努力接受了这种设定,继续打听:“那当今圣上姓甚名谁呀?”毕竟是自己名义上的老公,要

丫鬟一脸惊恐:“”娘娘,难道您连叶姓王朝都忘了?!”

“……当今圣上……是不是叫叶修?”

丫鬟给吓哭了:“娘娘,您怎么可以直呼圣上的尊名?!这是大不敬,被听到了是要砍头株连九族的呀!”

“靠!”张佳乐怒摔枕头,“砍死我算了!怎么又是他?!”

张佳乐想不通,他在原来的世界处处被叶修欺压也就算了,为什么这都穿越了,他还不肯放过自己?!自己穿成了什么贵妃,结果他就是皇上——怎一个惨字了得!

不过张佳乐不知道这个世界的“叶修”是怎样的,也许是个没脑子的大昏君呢?

于是他赶紧继续打听:“那皇上平时……额……和我关系怎么样?”

他实在没脸问出自己受不受宠,只好运用自己所有的文学素养找了个相对委婉的说法。

丫鬟瞬间换上了一副同情的表情,眼带怜悯的看着他,“娘……娘娘,您别难过,您长得好看又琴棋书画样样精通,皇上总能看到您的!今晚的晚宴就是个好机会!娘娘您好好表现,保准皇上的魂都被您勾走了!”

张佳乐瞬间大喜过望——太好了,他不受宠,就意味着没人在意他,也没人来搞他和他宫斗,远离了所有的腥风血雨啊!

“等等……你刚刚说什么晚宴?”

“皇上今晚在御花园设宴,所有贵妃都要去的!”

张佳乐赶到御花园的时候,差点想转身走人。

因为他看见了穿着大红裙子走路婀娜多姿的“韩文清”,身着一袭白裙向侍女们抱怨御花园的路走得他脚疼的“张新杰”,还有脸上挂着泪痕坐在席上显得楚楚可怜的“周泽楷”,以及坐在自己对面心无旁骛照镜子的“王杰希”,还有“黄少天”、“喻文州”、“孙翔”…………

他颤抖着双腿,被侍女搀扶着坐在自己的席位上,一脸呆滞的看着眼前的魔幻场景。

张佳乐是个没心没肺的乐天派,要搁平时,早就乐得滚到地上笑出眼泪来了,可此时此刻,他却只想哭——这一切实在是太诡异了,诡异到了极致,他只想快点逃离这个荒诞的世界。

“皇上驾到——!”一个小太监扯着嗓子喊着,贵妃们瞬间安静下来,整齐的朝着皇上毕恭毕敬的行礼:“参见皇上!”

张佳乐也动作笨拙的跟着行礼。

“爱妃们免礼免礼。”顶着叶修脸的皇上笑嘻嘻的说,微眯着眼睛一脸“九五至尊王霸之气”的从容。

靠!这个世界的叶修怎么还是这么嘲讽气人?!张佳乐惊讶。

酒宴嘛,那么多貌美如花的妃子们聚在一起,肯定要做点什么事的。

于是叶皇上就说,爱妃们来表演才艺助助兴吧。

张佳乐内心顿时咯噔一声。

天可怜见的,他一个“死宅男”,最大的本事就是打游戏,至于才艺——他只在小学的时候被逼着上了几节芭蕾舞蹈课,还是因为每个班都有固定的男女名额,但是没有男生想去,于是就一起坑他把他推了出去,还美其名曰“张佳乐同学的形象适合芭蕾!”——真是往事不堪回首。

于是张佳乐果断低下头装鹌鹑,内心默念“你看不见我看不见我看不见我……”。


从一开始就撑着头作贵妃醉酒状的美男子“周泽楷”周贵妃涨红着脸站出来,声音轻轻柔柔的说,我……唱曲子……。

皇上点点头示意他唱。

于是他顶着那张沉鱼落雁闭月羞花的帅脸,唱完了一支不知名的乐曲,张佳乐没听过,也不知道好不好听,不过反正很好看!

周贵妃唱完之后,就眨巴着眼睛期待的盯着坐在上位的皇上,一脸求表扬求夸奖的模样。

叶皇上抚手大笑说:“小周唱得好听。”

周贵妃一听到皇上的夸奖,顿时既开心又羞涩,脸红得都快要烧起来了。

旁边一直默默坐着喝酒吃菜的“韩文清”韩贵妃好像不服气似的,突然放下筷子,面色通红的说:“臣妾愿给皇上舞剑。”

张佳乐刚喝的一口酒就这么喷了出来。

妈呀!!!夭寿啦!!!老韩自称臣妾啦!!!

他这一口酒喷的气势惊人,惹得周围人都看过来。

韩贵妃转过头来,狠狠瞪了张佳乐一眼。

张佳乐内心泪流满面:这才是我认识的老韩啊!刚刚那个脸红害羞的是什么鬼?!

没想到他刚感慨完,韩贵妃又转回头去,继续红着脸给叶皇上抛媚眼去了。

张佳乐:…………


张佳乐本想继续低头装鹌鹑吃汽锅鸡,刚刚夹起一块上好的腿肉,皇上发话了:“张爱妃啊,来给朕表演个什么助助兴?”

张佳乐正沉浸在他的汽锅鸡中无法自拔,两耳不闻窗外事根本没听清叶皇上点名的是哪个爱妃,继续和鸡腿肉搏斗。

这真是让叶皇上很没面子啊!

旁边的侍女也是个挺机灵的,一个箭步冲上去狠拍张佳乐的肩:“快!皇上喊你展示才艺!”

张佳乐愣住了,手里的鸡肉应声滑落在盘子里,只剩两只油乎乎的手维持着拿鸡腿的姿势,尴尬的凝滞在半空中。

我靠这个“叶修”神经病吗?为什么突然cue自己?!呆滞过后,张佳乐叫苦不迭,一个劲在心里谴责这个不靠谱的皇帝。

才艺……自己哪里去找什么才艺啊?!

正骑虎难下之时,张佳乐眼睛一瞥,自己桌上一只煮得红彤彤的大肥螃蟹映入眼帘。

张佳乐灵机一动!

——“皇上!臣妾给您……剥个蟹吧!”

【叶乐】片段

叶修和张佳乐本来好好的在大马路上走着,却发现旁边不知道什么时候起跟着一辆开的慢悠悠的轿车。


张佳乐一个标准电竞宅男,对车没有太大研究,但就算对车一窍不通的人都看得出来,这是辆价格不菲的豪车。


万恶的资本主义啊!张佳乐在内心暗叹。


那车在他们身边停下,车窗摇下来,驾驶座上是个戴墨镜的年轻人,人高马大面相冷硬,一看就不好惹。


张佳乐一手攥着手机,一手扯着叶修的衣袖,心想这人要是下车找麻烦就立刻喊警察叔叔过来摆平。


没找到这位面色不善的人板着脸向叶修微微点头致意,然后毕恭毕敬的喊道:“大少爷。”


张佳乐手一抖,差点摔了手机。


大哥这都21世纪了!还大少爷?您是从上海滩穿越过来的吗?!


“大少爷,您今年还是不回家吗?”墨镜男维持着他七八十年代有钱大户人家保镖兼司机的人设,严肃的问道。


兄弟你还演上瘾了?!你们有钱人都爱在路边随便冲着路人喊大少爷的吗?


而且你看老叶这副无精打采的遛弯老大爷的样子,哪里和“大少爷”三个字沾得上一点边?!


张佳乐简直无力吐槽。


于是他扯着叶修就开溜,没想到那车锲而不舍的跟着他们,就是不走。


张佳乐崩溃道:“我靠!老叶,这人是不是有毛病?还是认错人了?……难道是什么整人节目?!”


叶修伸手揉揉他头以示安抚:“你在这等着,我去跟他说。”


张佳乐点了点头,又把手机拿出来用双手握住,一脸大义凛然的说:“老叶你去吧,要是情况不对我立马报警!”


叶修笑着点点头,转身走过去。


张佳乐这距离听不见他们两个说了些什么,只见不到一分钟,那男人就妥协了,开车调转头走人。


叶修又一脸没事人似的转身走回来,拍拍张佳乐的肩膀:“走吧,你不是要去吃大排档?”


“老叶,你到底跟他说了什么啊?”张佳乐好奇道。


“他应该这里有点问题”,叶修抬手指了指张佳乐缩在围巾里毛绒绒的脑袋,“我顺着他的思路说今年不回家,把他打发走了。”


“我靠你指我干啥!指自己呀!”张佳乐跳着脚把叶修指着他脑袋的手一爪子拍开。


“哈哈哈哈哈不过老叶你还真有一套!”


张佳乐觉得老叶不愧是老叶,毫不怀疑他话里的真实性,高高兴兴的拉着人吃烤肉去了。


而叶修则任由张佳乐叽叽喳喳的扯着自己,心安理得的接受了他的赞美。


【叶乐】张佳乐邪魅一笑,叶修含羞带怯

这是什么雷人的文名!!!



————————


张佳乐有一个死忠粉,微博评论总冲在第一线,天天在自己微博下疯狂表白,大喊“老公我爱你”“老公你最帅”,画风十分热情奔放。


时间久了,连张佳乐都眼熟她了,忍不住好奇心点开她的主页。


其实只是个普通的妹子,微博都是转发吃瓜哈哈哈和转发有关自己的微博表白自己,偶尔夹杂着几条化妆品和衣服的转发抽奖和促销代购。


张佳乐正想退出主页假装无事发生过,却手一抖点了刷新。


刚刷新完,就显示出一条她新发布的微博,是篇微博文章,标题是《(张佳乐X叶修)冠军和你都是我的》。


张佳乐耳濡目染粉圈文化多年,在颤抖着手点开之前已经大概能预料到会有怎样的内容,他做足了心理准备大义凛然的点开,但在看到“张佳乐邪魅一笑,倾身将面色绯红含羞带怯的叶修压倒”的时候,心理防线瞬间崩塌,差点被吓得扔了手机。


“张佳乐同志,鬼鬼祟祟的看什么呢?”叶修慵懒又带着调笑的声线不合时宜的响起。


“没……没什么!”张佳乐被吓了一大跳,条件反射捂紧了手机。


“那么紧张做什么?在看小黄/文?”


张佳乐怒,狠狠瞪了叶修一眼:“你思想怎么这么龌龊?!你才看小黄/文呢!”


“行,那你拿出来给我检查检查。”叶修摊开手,一副不容拒绝的理直气壮模样。


“凭什么啊?!我爱看什么看什么你管得着吗!”


“凭我是你领队。”叶修面不改色的施压。


“滥用职权!”张佳乐愤愤骂了一声就想开溜,却被旁边围观了全程的黄少天一把按住。


“张佳乐你怕什么?该不会真在看小黄/文吧?看不出来啊你居然是这种人!来来来快把手机给我给我给我……”


黄少天嗓门大,这一嚷嚷惹得所有人都看着他们,各种好奇的目光聚焦在当事人张佳乐身上,看的张佳乐生无可恋只想找个地缝钻进去。


张佳乐思考权衡了下,被发现看同人文和被冤枉看小黄/文哪个更惨一点,最终一咬牙,一把将手机塞到叶修手上:“爱看就看去!”


反正含羞带怯的那个是你不是我,要死大家一起死!张佳乐的内心充满了报复的快感。


叶修拿起手机随意的看着,脸色没什么变化,一边的黄少天勾着他肩膀一个劲问:“怎么怎么?张佳乐到底在看什么?”说着就要把头凑到屏幕前。


叶修眼疾手快按了锁屏,面不改色心不跳的扯谎:“化妆品。”


“啊?”


“他在看化妆品。”


“哈哈哈哈哈哈张佳乐你还行不行了!!!居然还用化妆品?怎么这么娘炮?!!”黄少天瞬间爆笑起来。


这下,不止黄少天,连喻文州王杰希那么淡定沉稳不动如山的人都忍不住闷闷笑起来。


“不是不是……是护肤品,护肤品!洗面奶,对,洗面奶!”张佳乐硬着头皮解释。


“别解释了,解释就是掩饰!”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精致男孩!”


“哎呦我笑得肚子疼。”


……


张佳乐差点被天降一口大锅砸晕,却敢怒不敢言,用眼神谴责叶修:“你怎么编了这么个破理由,坑我呢吧!”


叶修却全当没看到,没事人似的拿着手机晃悠着大摇大摆走了。


“老叶你把手机还我!”张佳乐在后面扯着嗓子喊。


“哥先帮你保管着,好好训练。”叶修摆了摆手,头都没回。





训练一结束,张佳乐就气势汹汹的冲到叶修面前喊:“把手机还我!”,边说边摊开双手,看上去傻兮兮的,像一个讨要糖果的小孩。


叶修一脸无辜:“不知道放哪了。”


“我靠!你赔我!!!那手机我才用了几个月,很贵的!”


“没钱,哥穷的叮当响你又不是不知道。”


“你去死吧!!!”张佳乐怒极,扑过去用双手掐着叶修的脖子摇晃,妄图为民除害。


“……你还真信?”叶修笑道。


……靠!既然你不仁,休怪我不义!张佳乐愤愤的想。


“我手机上的那个东西……你……你看到了吗?”张佳乐叉着腰问。


叶修挑眉:“看到了。”


“什么感想?”


“不敢想,不敢想。”


噗嗤……张佳乐被逗笑了。


“哈哈哈哈文里的我是不是特别英明神武日天日地救你于水深火热之中!有没有很崇拜我!”


“是是是,崇拜。”


张佳乐美滋滋的,觉得终于扳回一城。


“张佳乐。”叶修朝张佳乐勾了勾手。


张佳乐屁颠屁颠跑过去,刚凑近就被叶修抱了个满怀。


“你干什么呀?”张佳乐略微挣扎了一下。


“想抱你。张佳乐大神救我于水深火热之中一次呗?”


张佳乐大义凛然的甩了甩头,小辫子差点打到叶修的帅脸。


他回抱住叶修:“哼,行吧行吧,谁让我如此英明神武怜香惜玉。”


【叶乐】一个片段



叶修身上常年充斥着浓浓的烟味,甚至连信息素都是香烟味。


张佳乐简直要崩溃,他除了爱玩手机有网瘾,其他地方勉强算得上是一个没有不良习惯的五讲四美大好青年。他不抽烟,也不喜欢烟味,一闻到浓烈的烟味就忍不住咳嗽。


他们第一次滚床单的时候简直鸡飞狗跳。


被xing/欲控制的alpha根本不懂得收敛自己的信息素,只一瞬间,屋内就充满了令人喘不过气来的香烟味。


张佳乐置身其中,只觉得呼吸都困难,可是他看见身上的alpha粗重低沉的喘息和cu大肿胀的xing/器,给自己做了3秒钟的心里建设,最后一闭眼一咬牙,cha开腿说我准备好了,老叶你进来吧。


说完就伸出双手捂住了自己的口鼻,妄图阻隔一些浓重刺鼻的烟味。


可也只是徒劳。


让人窒息的烟味灵巧的穿过他的指缝,顽强的钻入他的鼻腔里。


张佳乐被熏的眼泪止不住的流,沾湿了一大片枕头。他也发不出声音,只觉得喉咙被火烧似的又热又疼。


等了很久,预料中异物侵入的刺痛却并没有到来。


张佳乐疑惑的睁眼,只见叶修正面无表情的死死盯着自己。


“怎么了?”张佳乐竭力从喉咙里发出三个音节,好奇的问。


“不做了,下次吧。”叶修沙哑着声音说道,脸上居然充斥着疲惫。


说完,他就猛的低下头咬上张佳乐后颈的腺体,给他做了临时标记好度过发qing期。然后他走出了房间。


————————


张佳乐走出卧室的时候,叶修正坐在客厅的沙发上抽着烟。


他面前的烟灰缸里已经横七竖八躺了有五六根燃尽的烟头,此时一见到张佳乐,迅速的把咬在嘴里的烟拿下,就要往烟灰缸里按。


却被张佳乐眼疾手快抢救了下来。


叶修皱眉:“你拿它做什么?”


张佳乐挠了挠头发,学着叶修平时的样子用两指夹着还未燃尽的香烟,睁着湿漉漉又泛红的双眼望着叶修:“老叶,你教我抽烟吧。”


叶修几不可闻的叹了口气:“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