哭了没

【叶乐/abo】爱不爱我(上)

abo生子,有孕期描写,雷慎入。

张佳乐是个双鱼座,一个多愁善感的标准双鱼座。虽然看上去活泼开朗,却容易伤春悲秋陷入纠结无法自拔,更别提他现在肚子里有了宝宝。

张佳乐觉得自己越来越嗜睡,睡醒了只想发呆,一发呆就容易乱想,想的还都是些不怎么令人愉快的事情,于是心情更加糟糕,更想一睡了之。他还以为这是孕期的正常生理现象,没放在心上。

张佳乐睁开眼睛的时候发现天已经黑了,连忙摸出手机看了看时间——晚上8点,似乎是有点难以置信,又看了看日期。

他睡了20个小时,快整整一天。

天已经完全暗了下来,房间里没开灯,周围一片漆黑,他从床上艰难地起身,好不容易摸到了台灯的开关,迫不及待地按下。

毫无反应,他依旧置身于一片漆黑。

大概是断电了吧,人倒霉起来就是这样。张佳乐又在黑暗中迷迷糊糊地想起来,叶修昨天好像是说过今天要出去干嘛来着,这个点应该还回不来。

挺着大肚子在黑暗中找吃的显然不现实,所以结论就是他还得继续饿着。

他躺在床上百无聊赖,摆弄着手机,想起来自己让叶修也买个手机去,但是叶修又抽不出空来,结果到现在叶修依旧是为数不多的无手机男青年。

张佳乐有点怕寂寞,但是翻遍了联系人也找不出能在时间陪自己闲聊的人,他因为怀孕的关系都跟外界隔绝了好几个月了,这个时候找谁谈心都有点唐突。

翻着翻着,看到了一个十分令人在意的备注——omega人权保护协会。

现如今社会的生育率大幅下降,作为生育主力军且人数稀少的omega是重点观察保护的对象,他们掌握着所有omega的个人信息和联系方式,也负责保护omega的权益。

据说omega大大小小的事都能联系omega协会,从家庭纠纷到生育烦恼……

至于为什么是据说,自然是因为张佳乐从性别分化成omega之后就莫名其妙地被叶修标记,然后莫名其妙怀了孕,现在又莫名其妙的在一片漆黑中发呆,张佳乐只在登记信息的时候接触过omega协会,这个看上去很高大上的组织在他心里类似于社区街道居委会。

但他现在确确实实遇见了困难。他又饿又难受,他很想见到自己的alpha,可他却无法与自己的alpha取得联系。

真是怎么听怎么悲惨。

所以冲动之下,他点开了那个高大上的联系人,把自己的情况全盘托出,虽然不知道有没有用,会不会有人回复。他只是想找到一个倾诉的渠道。

结果还真的有人工服务,不一会儿就有了消息。

—您说的情况我们了解了,请问您现在的家庭住址在哪里?

—啊?家庭住址?你们是要给我家修电线还是给我送吃的?

张佳乐一头雾水。

—把您和您的alpha隔离。经过我们的判断,他不是一个称职的丈夫,您不适合和他继续生活下去,这会对您的身体健康造成伤害。

—我没有这个意思!我挺好的他也挺好的!我没有被虐待啊啊啊这只是个意外!!!

张佳乐吓了一大跳,心想你们怎么能给叶修扣这么大一口锅。但是仔细一想,这锅还是自己给他扣上的,于是拼命地解释以证自己和叶修的清白。

—可是正常的alpha不会放任自己怀孕的omega一个人在家,这太危险了。而且您都快一整天没进食了,这也是正常的吗?更何况您怀着孕,不怕会对孩子造成影响吗?

—他有事情,马上就回来了。我身体健康比较坚强不行吗!

其实张佳乐自己也不知道这个“马上”是多久,而且他也并没有说的那么坚强。

—您一定很爱自己的丈夫,我们可以理解,但这不是您纵容他的理由。而且,你确定你的丈夫也像你爱他一样的爱你吗?

张佳乐怒了,这人到底会不会说话!自己当然爱叶修,要是不爱他怎么可能心甘情愿给他生孩子。

至于叶修爱不爱自己……张佳乐顿时陷入了迷茫。他从未听过叶修说过“我爱你”,一方面觉得叶修不适合说那样肉麻的话,光想想叶修含情脉脉地对他深情地说那三个字,就让他掉了一地鸡皮疙瘩。可另一方面,他又急需得到一个保证。

张佳乐不得不承认,现在的自己很缺乏安全感。

—他当然爱我。

张佳乐只回了五个字就放下了手机。

还有消息源源不断的进来,但是张佳乐却懒得再理,因为他听见了细微的开门声。

总算回来了,他长出了一口气。

tbc

评论(4)

热度(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