哭了没

[叶乐]一次微服私访(04)


张佳乐感情丰富得很,开心的时候要比别人多几倍地开心,不开心的时候要比别人多几倍地不开心,偏偏他还心软,简直就差在脑门上书七个大字——易碎品,小心轻放。

张佳乐其实挺郁闷,一般伤不起的人都得有点特长,比如说擅长倾诉,好让自己不至于钻牛角尖,遗憾的是他不仅不擅长,还一塌糊涂。

他总是想得太多,又想得乱七八糟,过多的感情滋长出来相互纠缠涌动将他淹没,把自己弄得头昏脑胀也理不出任何头绪,更别说倾诉出来。

这样的张佳乐,好死不死遇上了说话直来直去像是在开嘲讽,偏偏语调平淡,表情更是风轻云淡的叶修。

这样的叶修现在要来招惹他,就像招惹路边的小猫小狗。

张佳乐其实有点窝火,可又实在不知道怎么办。

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我必犯人。可当这个人是叶修的时候就变得不再适用,因为没人犯得过他,吃过不知道多少亏的张佳乐自然深谙此理。

犯不过怎么办?躲呗。俗话说惹不起躲得起,张佳乐当然明白惹不起叶修,那就只能往窝里缩。可惜他躲不了多久,又好奇地试探,像缩在窝里又犹犹豫豫探出头的猫,每次都被叶修逮个正着。

这次他的警惕害怕终于盖过好奇,彻彻底底缩在了窝里,说什么也不肯再探头。叶修不知道是摸透了他还是根本没在意,只管见招拆招,开了个大的,一记直球,直接把他窝给拆了。

——“想追你。”

三个字,震耳欲聋,就差把张佳乐吓得肝胆俱裂。

叶修本靠在马车车窗旁,一副气定神闲模样,这会儿却坐直了身子,表情也不复刚才的懒散,难得的正经样子。

“我在追你,我喜欢你。”

又是一道晴天霹雳。

张佳乐顿时忘记了眨眼,像是三魂六魄都离家出走。

叶修等了半天,对面的人都一动不动仿佛在神游天外,于是只得抬手敲了敲张佳乐的额头:“怎么?高兴傻了?我这跟你表白呢,您倒是开个金口给句准话。”

不得不承认,叶修虽然不大正经,还经常把张佳乐气得吐血,但是称得上英俊潇洒风度翩翩玉树临风……反正就是挺帅的。还是一国之君,总而言之,非常牛逼。

所以……虽然有点不太想承认,但是张佳乐其实挺喜欢他的。

而且人家叶修是皇上!万一自己不答应,他一怒之下把自己五马分尸大卸八块怎么办!

张佳乐给自己找到了借口,在心里暗暗握了握拳,拼命保持镇定,吞吞吐吐道:“好……好啊。”

“什么好啊,你看戏呢?还带叫好的。”叶修掏了掏耳朵,不满道。

张佳乐在心里咬牙切齿,靠,这人就是想要自己下不来台啊!他气死了,扭过头不想理人了。

“张佳乐。”叶修把还贴在张佳乐额头上的手移到人的下巴上,用力的捏住,强迫他摆正头,直直地望着他,“你喜不喜欢我?”

张佳乐被捏得动弹不得,不得不直视着叶修,“……喜欢。”

叶修皱了皱眉,似乎还是不满意,凑身上前贴近了他的脸,炽热的鼻吸尽数喷在张佳乐的脸颊上。

“喜欢什么?说完整。”语气颇有些不容置喙的强硬。

张佳乐显然无法忍受这现状,只想要快点解脱,情急之下乖乖顺着叶修的话,脱口而出:“我喜欢你!”

他轻颤着,脸红得能滴血,全身都泛着红。

叶修欣赏了会儿,倍感愉悦,终于放过了张佳乐的下巴,还不忘调戏一句:“别害羞啊乐乐。”

张佳乐羞愤欲死简直想一头撞昏在马车里一了百了。

“我……我要出去透透气。”终于,他受不了这暧昧又尴尬的空气,提出要出去骑马透透气。

“要我陪你吗?”

“不用!!!”

tbc

评论(4)

热度(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