哭了没

[叶乐]雪景



张佳乐刚醒来就被冻了个哆嗦,往叶修怀里缩了缩,又想着不对啊,昨夜里入睡的时候还没这么冷呢,这都快正午了,怎么比夜里还凉?

这么想着,他便好奇的探了个头出去瞅,只见窗外白茫茫的一片,天上还飘着鹅毛大的雪花。

“下雪了!下雪了!”张佳乐第一次看见雪,顿时开心的要跳起来,拉起叶修的胳膊不停的摇晃,“老叶别睡了,下雪啦!”

张佳乐一副生龙活虎兴致勃勃的样子,仿佛平时赖床赖得昏天黑地的人不是他自己似的。

叶修其实早醒了,不过入冬之后天气实在寒冷,也被张佳乐传染上了赖床的坏毛病,在旁边两耳不闻窗外事的躺着,就是不肯起,现在被张佳乐这么叽叽喳喳的一叫一闹,不起也得起了。

“不就是下雪么……”叶修无奈道。

他是土生土长的北方人,后来虽然南下去闯荡,但雪景还是看了不少的,早已见怪不怪。而张佳乐不同,他本是南疆苗族人,才随着叶修来到北方不久,从来没见着过这个叫“雪”的东西。

说来,叶修以前还调侃过他们苗疆人都生得勾魂却蛇蝎心肠,善用暗器和毒物这种歪门邪道。张佳乐被气得不轻,红着脸便要争辩,说我们才不是这样的,大家都很好,你才是心肠歹毒没脸没皮!

叶修听了哈哈大笑起来,说我逗你的,你还真信啊。

————————

张佳乐套着件厚实的大花袄子,看起来圆滚滚又花花绿绿的有些滑稽。

他站在院子里欣赏着雪景,心思却不知道飘到了哪去。

他想起好多好多事,自己的事,叶修的事,自己和叶修的事。

几乎全是气人的事,比如自己又被他嘲笑啦,又被他欺负啦,如此种种……他都快怀疑自己是否有点毛病,明明是那么气人的事,自己想起来的时候却带着抑制不住的笑。

“傻乐什么呢?”叶修不知道什么不动声色走到了他身边,披着件黑色大衣,端得是人模狗样风流倜傥,倒是衬得自己的大花袄子更滑稽了。

张佳乐又气死了。

要知道,他平时最喜欢拾掇打扮自己,什么水粉色湖蓝色的漂亮衣服他有不少,也就那个叶修,不是一身黑就是一身粗布,用张佳乐的话来说就是:没品味!套个麻袋都比那强!

可这么爱漂亮爱打扮的张佳乐也有失策的时候——他便是不知道,北方冷起来的时候能活生生冻死人。

他翻遍了自己的漂亮衣服,愣是没找出来一件能让自己不冻死的,最后还是叶修慷慨解囊,不知道从哪里掏出来件大花袄,一脸正直的说这是他母亲穿剩下的……

气死了气死了气死了!

张佳乐想着想着,就鼓着腮帮子怒瞪了叶修一眼。

叶修一脸无辜的摸摸鼻子,抬头望天。

————————

张佳乐一直是个想起一出是一出的人,非常不靠谱。现在他又觉得这么有氛围的大雪天,不在雪中自由自在的遨游一回,那就太浪费了。

于是他手脚利索的脱掉了身上那件讨厌的大花袄子往地上一甩,只留着一身单衣,便窜上了身边的大树。

张佳乐的武功虽不如天下第一的叶大侠,但轻功却是一等一的好,单比轻功,饶是叶大侠也没太大胜算。

他身轻如燕,像只小麻雀似的在树枝与屋顶间飞来飞去,还叽叽喳喳着,“老叶你也来呀!从屋顶看下去特别好看!”

叶修心说我来什么来,这风景我看了没有千遍也有百八十遍了,这么想着,却还是一个箭步飞上了屋檐。

屋檐上,张佳乐正抱着胳膊跺着脚打着哆嗦。

叶修忍不住笑:“都这样了还要看风景,不怕冻死?”

张佳乐瞥他一眼,不屑的说:“你不懂,这叫情调!”

叶修哈哈大笑起来,说我不懂,麻烦张大侠指点一二。边说,边把自己黑色的大衣解下来给旁边冻得哆嗦的人披上。

衣服还带着叶修身体的热度,张佳乐被温热笼罩着,瞬间就不抖了。

这下,哆嗦的换成了叶修。

张佳乐没心没肺的笑起来,开心的说叶修你也有今天!冻死你!

笑够了就又凑到叶修的身边去,眨巴了几下亮晶晶的眼睛,然后吧唧一口亲在了叶修的脸上,差点亲出口水来,得意的笑:“看见了吧,这就叫情调!”

叶修瞬间就不哆嗦了。

他掰过张佳乐毛绒绒的脑袋,吻上了张佳乐被冻得冰凉又依旧柔软的唇。

“记得下次亲嘴,这样更有情调。”他笑着说。

END

评论(6)

热度(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