哭了没

【叶乐】不应当,我只是一朵小fafa(上)

张佳乐是一朵花妖。

为什么要叫“朵”,当然是因为他还没修炼成人形,只能维持着花型,每天喝喝露水晒晒太阳,小日子过得也蛮滋润的。

叶修是一个除妖师。

来无影去无踪神龙见首不见尾,哥不在江湖江湖却四处都是哥的传说的那种顶级除妖人,每天重金请他除妖作法的人络绎不绝,叶修也不客气,把金钱财宝都统统收下,江湖要是排个富豪榜,叶修那绝对是名列前茅。

但是叶修志不在此,他潇潇洒洒抓了成百上千个妖怪,有一天突然代他义妹苏沐橙之口留下一句他要隐退江湖四处流浪便走得无影无踪,无人知晓他去了哪里,去做什么。

某一天,流浪的除妖师和喝露水的小花妖相遇了。

这是一场不怎么美丽的相遇。

“哎呦,怎么有妖气。”

叶修假装没看出来那朵快修炼成精的小花妖。

摸不准状况的张佳乐小花妖不吭声,在心里默默骂了那个奇奇怪怪的人类三遍。

“啧,哪来的粉色的花,真丑。”

叶修又假模假样地叹口气。

这下张佳乐憋不住了:

“你才丑啊!不要脸的人类!”

“终于说话了啊,小花妖。”

张佳乐才反应过来上了这人的臭当,顿时更加生气,却也敢怒不敢言,生怕这狡诈的人类一冲动就把自己连根拔起,那自己这500年的修为就要没啦!

“你是谁?”张佳乐警惕地问。

“说出来吓死你——我是叶修。”叶修将手覆上张佳乐粉红粉红的花瓣,“怕了吧?”

张佳乐歪着花瓣思考了半晌,然后茫然地问:

“叶修?是谁?”

认不出大名鼎鼎使各种妖闻风丧胆的叶大除妖师真的不是张佳乐的错。

他们这山林与世隔绝消息闭塞,几乎无人踏足。

张佳乐可不知道什么叶除妖师的厉害,语气不善地虚张声势:“你快走!不走的话我吃了你!”

叶修啧啧称奇:“呦,你一朵花,还能吃人呢?”

张佳乐被这厚颜无耻的人气得说不出话,索性合拢了自己的花瓣,不再理他。

叶修也不恼,晃晃悠悠走到张佳乐旁坐下,靠着树半眯着眼睛休息。

休息了只半个时辰,叶修又潇潇洒洒站起来,拍了拍身上的尘土,一副要出发的模样。

张佳乐长出一口气,心想这祸害总算要离开这里了,内心雀跃不已。

“我要走了。”叶修没头没脑地和张佳乐说了一句。

走了好啊,快走快走!张佳乐在内心呐喊。

“我要带你一起走。”叶修又窜出来这么一句。

这一次,张佳乐是真的愣住了。

不等他做出反应,张佳乐只觉得浑身上下像是被重物压着,又像是被投入了滚烫的深水里,呼吸都困难。

不好!张佳乐心道这人终归还是想害自己,如果自己能遭过这一劫,定要他命丧于此!

可又没过一会儿,这难受劲又渐渐消退下去,似是一切都没发生过似的。张佳乐只觉得浑身的气力都被抽光,再也支撑不住,晕了过去。

再醒来的时候,叶修却不知去向。

张佳乐动了动自己脱力又酸痛的身子,却觉得哪里不对。

——不是哪里不对,是哪里都不对好嘛!

张佳乐坐在溪边,呆呆愣愣地看着溪中倒映出来的自己。

长的挺好,不说有多美若天仙,也足够闭月羞花,一头顺滑又漂亮的长发,眼睛还是桃花眼,一颦一笑之间都是风情啊。

可惜张佳乐笑不出来。

因为他是一朵花,一朵粉红色的还差五百年才能修炼成人形的花。

可现在却莫名其妙变成了个穿着粉色长袍的美貌大活人。

难道自己这一晕,晕了整整五百年?张佳乐妖无可恋地想着。


“你醒了?怎么跑这来了?”

熟悉的声音在背后响起,是那个罪魁祸首除妖师!

张佳乐跳起来,猛一转身就要扑过去,被叶修一把擒住:“小花妖,你就这么对你的恩人?”

“你到底对我做了什么!”张佳乐咬牙切齿。

“我帮你提升了整整五百年的修为,不然你以为你为什么能在这儿照镜子臭美?”

张佳乐实实在在地愣住了,消化了好半天才记得开口询问:“你……为什么要这么做?”

“不是说过了吗,我要带你一起走啊。”


评论(4)

热度(47)